新闻中心

还有近一成茶馆的最低消费在250元以上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鑫 李鑫铭 仝璇 易朵 王思思)近日,星巴克咖啡被指售价高,让茶馆重新回归国人视线。老舍先生笔下的茶馆,一度是北京的“文化名片”。当年前门2分钱一碗的“大碗茶”,至今仍令很多北京人记忆犹新。

  现在北京的茶馆仍然林立,却远不如星巴克吸引普通市民。同样提供免费上网服务、同样可以聊天休息的茶馆,却难与洋咖啡馆比肩。

  本周,《法制晚报》记者实地探访了京城15家茶馆,发现与面向大众的老北京茶馆相比,新兴茶馆的目标转向了高端商务人群。这些茶馆的人均消费普遍在百元左右,最贵的茶叶折合每克近400元,远超当前319元/克的黄金价格。

  “喝一壶茶花了四百多,够四个人吃一顿大餐了。”上周末,市民童小姐与三名好友去一家茶馆歇脚喝茶。“环境特别好,建筑很古朴,窗外就是前海,但价格真心贵。”

  在这家茶馆的茶牌上有绿茶、花茶、普洱等多种茶,每种茶还分不同的价位。以普洱茶为例,价格从180元/份到880元/份不等。在服务员的推荐下,童小姐一行人选了380元/份的茶叶。“点完了茶,服务员又让我们选择水,说普通水10元/壶、矿泉水20元/壶。”

  童小姐告诉记者,虽然水的价格相比茶叶并不算高,但仍然很难接受,“这里是茶馆而不是茶庄,我们是来喝茶又不是来买茶叶的,为什么还要收水费?”

  最终,一壶茶加上两小碟干果,童小姐一行人共花费了400多元。“以后再也不去茶馆了。”童小姐表示,同样是休息、聊天、喝饮料,在星巴克等咖啡馆,四个人顶多花费两百元,比起茶馆来要便宜很多。

  按照童小姐提供的线索,上周末《法制晚报》记者分多路走访了京城15家茶馆。

  记者注意到,与多数咖啡馆不消费也可以让顾客小坐的情况相比,各茶馆均为服务员服务到桌的模式,茶牌摆在桌上,服务员站在旁边等待顾客点单。绝大多数茶馆明确表示,不消费的顾客是不能在茶馆中小坐的。

  此外,在15家茶馆中,有6家不提供免费的WiFi服务,占比达四成。而茶和水分开收费的,则只有一家茶馆。

  除了不接受免费“歇脚”,部分茶馆还有变相的最低消费限制。以碧春茶肆为例,其最便宜的茉莉花茶为49元/位。而在天物兼茶艺馆,最便宜的茶水也要320元一份。

  在15家茶馆中,最低消费在50元以下的占比仅为6.67%,最低消费在100元以上的占比高达六成。此外,还有近一成茶馆的最低消费在250元以上。

  若加上水费和茶点等费用,折合人均消费超过100元的茶馆至少有9家,占比也达到了六成。

  除了“入门费”,记者注意到,各家茶馆都有自己的高价茶。以瑜·会所的岩茶名枞为例,其售价达到了5888元/份。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冲泡一壶茶最多放置10到15克茶叶。若以该茶的售价计算,一克茶叶近400元,而这个价格远高于目前319元/克的黄金价格。

  这样的茶馆在调查中并非少数,15家茶馆中有四成最高价位茶都在500元/份—799元/份,最高价格定在3000元以上的茶馆占比达两成。

  此外,在这15家茶馆中,有五成茶馆价格最高的茶品是陈年普洱,高价乌龙茶的占比也达到了两成。

  记者在上午10点到12点之间前往茶馆,发现里面的客人普遍很少,每家店只有零星一两位客人在玩电脑。到了晚上客人则比较多,基本都是在进行商务洽谈。方庄一家茶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主要靠接待商务客人来盈利,“光靠普通消费者是赚不到钱的”。

  在环境方面,记者走访的茶馆都以包厢为主,大厅散座很少。而在包厢喝茶还要另外收取每小时100-200元的包厢费。据上述工作人员透露,一个7人左右的包厢,平均一上午的消费要在1500-2000元之间。

  此外记者注意到,会员卡模式在茶馆中也颇为流行。在记者走访的15家茶馆中,办卡起步金额在3000元以上的茶馆占到了六成,其中还有两成起步金额超过了5000元。

  在这15家茶馆的最低价位茶中,茉莉花茶占比达53.33%,售价则在50-100元/份之间,而一杯花茶冲泡的茶叶约在5到8克。照此计算,一杯花茶的茶叶成本如下:

  消费如此之高,难道茶馆的茶叶更好吗?一名茶业行内人士告诉记者,通常茶馆最便宜的茶品大多不会采用高端精品茶叶,“因为高端精品茶都有自己特殊的名字,比如金茗眉等,商家不会放过这个自提身价的机会。”

  他表示,“入门茶”的品质多数与普通市民常喝的茶叶相当,“或是略好一点的品种,多数是两三百元一斤的茶叶,折合每杯茶的茶叶成本也就是两三元左右。”

  “目前的茶馆,多数定位为商务交往场地,一些风雅人士选择茶馆谈个生意说点事儿什么的,顾客群相对小众。”茶专家王先生表示,像星巴克之类的咖啡馆,即使每杯咖啡只赚5元钱,一天能接待500名客人,就是2500元的利润。“但是茶馆一天可能只有10个客人,想赚到2500元,平均到每个客人身上就是250元。目前北京新兴茶馆的定位,决定了其想要生存下来就只能提高价格。”

  据王先生介绍,南方尤其是苏杭一带很多茶馆兼具餐饮特点,除了喝茶可以免费享用点心外,多付点钱还可以享受自助餐,这些茶錧的人均收费多在38元-78元左右。

  四川的茶馆基本上是以喝茶聊天为主,部分茶馆兼具打牌等休闲功能;至于北京传统的茶馆,大多以曲艺表演为主,像天桥茶园、老舍茶馆等目前均保留这一模式。这类茶馆一般要收取门票或者收取一定的茶钱。

  “上述这些茶馆均是以大众消费为主,要么人均消费额不高,要么是喝茶有附加服务,比如棋牌、表演等。”王先生表示,目前在北京新兴的茶馆与上述传统模式并不相同。“尽管部分茶馆也提供无线上网等服务,但在这些茶馆,喝茶成了附属品,豪华装修和高消费成为其吸引目标顾客的惯用模式,这决定了其难以平易近人。”

  王先生表示,中国茶饮产值不高,归根到底是因为缺乏合适的商业模式,使得茶文化遭遇危机。“应该全面普及茶叶的基本知识,重新定位茶馆的消费群体,倡导科学饮茶,发展连锁服务,让茶馆走入寻常百姓家。”

  在2013国际茶业大会国际茶人高峰论坛上,联合国[微博]粮农组织·政府间茶叶工作组秘书长常凯松表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产茶国,年产量达140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33%。

  然而作为“国饮”,茶在中国的地位却很尴尬。截至目前,中国国内始终没有一家形成规模、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茶馆品牌。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