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她是最美花旦人们说三天不喝茶不能不看她!

  ,祖籍江苏,生于苏州,被人贩贩卖入津。6岁学京剧,13岁习评剧,15岁脱颖而出,她在

  “评剧女王”是新凤霞最广为人知的头衔,事实上,她还是著名作家吴祖光的结发妻子,梅兰芳的徒弟,还因“生的好看”被齐白石收为义女,学习国画。

  新中国成立初期,新凤霞创作了一大批歌颂新时代的评剧,《刘巧儿》是新凤霞青年时期主演的一出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的剧目,新中国时期无人不知新凤霞。

  那年,吴祖光从香港回来。老舍介绍他和新凤霞认识。表面上看,两个人十分不般配,吴祖光出身于诗书世家,而新凤霞出身贫民,她的父亲是卖糖葫芦的,母亲不识字,她要靠唱戏养活一大家人。

  然而,喜欢听戏的吴祖光第一次见到新凤霞就对她有好感,后来,还专程给她做过一次采访。他欣赏她甜脆的嗓音,在舞台上表演时的脱俗扮相。那时,吴祖光并不知道,在他们见面前,新凤霞已久闻他的大名了。

  她演过他写的《风雪夜归人》,十分仰慕他的才华。新凤霞心里想嫁的男人,就是吴祖光这样的。面对外界的压力,她说:“评剧是我的生命,吴祖光是支撑我生命的灵魂,不能两全,我宁要祖光”。

  于是,他们先结婚后恋爱,他教她认字、读书。她则帮他洗衣,连早晨的牙膏都为他挤好。

  

  但恩爱幸福的日子还没过够,动荡的局势便将他们卷入波澜。吴祖光在被打成,去了北大荒之后,新凤霞则搬进了集体宿舍。

  文化部的一位领导把她招去时,说只要她同丈夫离婚,就可继续她正值巅峰的演艺事业。她却说:“王宝钏等薛平贵等了十八载,那么我可以等祖光二十八载!”

  就是这样一句话,新凤霞成了评剧院内定的。她白天挨批斗,晚上唱戏,从舞台上下来,就要去刷马桶。

  好容易等了三年,把吴祖光从北大荒等回来,还没有喘息的机会,接着的“文革”,又扰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吴祖光再次被揪了出来,新凤霞也一起受到牵连。在被痛打批斗中,她半身瘫痪,再也不能登台唱戏。

  当所有风云散尽,迎接他们的是已衰老的容颜,和她残疾的身体。在吴祖光眼中,她依然是最美丽的女人。

  面对不能再上舞台的事实,她很长时间不适应,也暗自哭泣。他却说:不许哭!他知道哭泣解决不了问题,他要为她重新设计人生。

  他鼓励她绘画,在他的帮助下,新凤霞终于重拾生活的乐趣。在丈夫给她的书房里,二十多年,她完成了几千幅花鸟画和十几本回忆录。

  他习惯了与她相伴的日子,习惯了他们在各自的书房里快乐地忙碌。可有一天,她突然病故,吴祖光他一度失去所有灵感,五年后的同月,他也追随她而去。

  他们用一生的忠诚,忠于彼此,不离不弃。他们用不求回报的付出,成全了一场绝世的爱恋。

  新凤霞早年常在家剪裁戏服,刺绣、画花样,有些绘画的基本功,这为她学画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一次,吴祖光宴请梅兰芳、齐白石、郁风等朋友来家里吃晚饭。齐白石看见凤霞便目不转晴地被吸引住了。旁边的人推了他一下说:“不要老看着人家,不好……”

  齐白石生气地说:“她生得好看,我就要看!”凤霞走到面前说:“齐老您看吧。我是唱戏的,不怕看。”满屋子人全笑了起来。郁风站起来说:“齐老喜欢凤霞,就收她做干女儿吧。”新凤霞立即跪在地下叫“干爹。”齐白石高兴地收了这个干女儿。

  齐白石教新凤霞画画“很偏心”,几个学生同在他家时,他常常要其他人回去独留下凤霞教她一人,并且常常叫他最信任的裱画工人陪她同去。

  吴祖光的父亲吴景渊擅诗文书画,在齐白石和公公的指点下,新凤霞渐渐对绘画有所精通。

  由于毛笔字缺少功夫,新凤霞的每幅画要吴祖光写字才能成为一幅完整的作品。她对吴祖光说:“干爹说的,我画画,你题字。夫妻画难得:霞光万道,瑞气千条。”

  新凤霞因残疾告别舞台后,常泼墨作画,加之得到齐白石亲传,她的国画别具一格,作品同她的演唱艺术一样朴实无华、清新淡雅。

  中国嘉德曾上拍一件吴祖光、新凤霞和吴欢同作的《行书七言诗,秋菊草虫》,上有新凤霞的画,吴祖光题字以及吴欢的七言诗。画中题识:

  “菊色三秋好,清香一室闻。新凤霞先母大人遗墨秋菊。余补蜻蜓草虫,乃得白石翁真传也。己丑,吴欢并识北京昌平寓中。”

  1957年9月16日,齐白石因病逝世。当时,如火如荼,新凤霞和吴祖光都没能去与齐白石告别,更没能去给齐白石送葬。

  1953年秋天,梅兰芳在天津中国大戏院演出的时候,吴祖光为拍梅兰芳舞台艺术电影片赶至天津,新凤霞也跟随先生吴祖光来天津看戏学习,就借此机会拜梅兰芳为师。

  拜师仪式在天津“登瀛楼”饭庄举行,师徒合影之后,大家举杯畅饮。在座的有戏剧家田汉、张庚等人。梅先生风趣地说:“我每次收学生都是学生请客,这次收新凤霞我自己请客。”

  梅兰芳对新凤霞这样一位年轻的地方戏演员从不轻视,他和梅夫人经常观看新凤霞的演出,特别是新凤霞上演《凤还巢》时,他是场场必到,之后打电话给新凤霞,主动约她抽时间说戏,对新凤霞一个眼神、一个指法,都是耐心地指点。

  在“拜寿偷看”一场,梅兰芳给她讲了表露内心独白的动作,如含羞、斜视、偷看、点窗纸、退步、侧身等,这些没有语言的动作,都由梅兰芳亲自做了示范,新凤霞非常感动。

  新凤霞在运用水袖上,向梅兰芳学到的是“美中有意”——一个好演员,在舞台上从不乱舞水袖,讲究水袖出即必美,而美中要有含意。直至今日,凡演新派《凤还巢》的,特别是新凤霞的一些弟子们,都在运用师父的这套水袖功。

  新凤霞在动乱时留下残疾以至无法再登上心仪的舞台,她晚年坚持写作,著有《少年时》、《新凤霞说戏》等。1998年,一代佳人就此仙逝,享年71岁。

  我是从今年4月13号开始减肥的,身高163,减肥前132,减肥后106,...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