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有的则坦言:“那是在收茶量大或下雨时备用的

  尽管很多“初制所”都不承认用烘干机制茶,但记者在云南还是看到很多工厂里有这种烘干机。

  传统的普洱茶加工过程,毛茶干燥要以日光自然晾晒才不致损害茶叶中的有用物质,但由于日光晾晒受场地、天气等条件的限制,目前不少茶厂为了多产,采用了烘干机高温烘干的方法。多数业内专家认为:烘干机烘过的普洱茶会越存越苦,没有任何收藏价值。

  据云南省茶叶协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邹家驹介绍:云南省茶叶公司有关普洱茶原料的文件,规定必须使用晒青加工工艺,不得在普洱茶中拼入烘青、炒青或用其他工艺加工的原料。

  “鲜叶经过高温杀青,破坏了酶的活化,但多酚类化合物并未消失,变化仍在进行,只是氧化的途径有所改变,主要是在湿热作用下发生非酶促性的自动氧化。湖南农学院专家测定,如鲜叶的多酚类化合物含量为15.24%,杀青叶仍有14.5l%”。

  

  “烘青与晒青的唯一区别,在于干燥方式不同。烘干机内温度高达130℃以上,只用6~7分钟时间,便可结束茶叶的干燥过程。高温杀死了茶叶内残余的多酚氧化酶、过氧化物酶和过氧化氢酶,凝固了茶叶内的多酚类化合物,中断其进一步发展变化的条件,或改变了发展变化的方向。科学家就多酚氧化酶的动力学性质作过实验,最适宜的温度为37℃,极端温度60℃,超过60℃以上使酶迅速失活——烘干机让普洱茶失去生命,只会越存越苦”。邹家驹的话挑明了“烘青”普洱是没有收藏价值这个道理,他道出了一个为众收藏普洱茶人所惧怕的加工工艺“危机”。

  近几年来,市面上出现了大量的机制晒青毛茶,即经滚筒杀青或锅炒杀青后,经揉捻机揉捻成条,再经日光干燥而成。邹家驹说,茶菁经摊晾萎调,含水量降低,用滚筒进行杀青不致温度过高,所以并未对茶叶的内含成份造成大的影响。但是,毛茶干燥是以烘干机进行还是以日光自然晾晒,则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加工环节。

  “毛茶干燥过程(晒青)已为普洱茶定了性!烘干机的高温,宣告了烘青茶在某种意义上的终结。普洱茶中拼入部分烘青料即告存藏失败。”邹家驹如是说。

  “晒场每平方米约晒1公斤毛茶,天气好要晒1天才干,试问云南哪个厂有如此大的晒场?如遇下雨天,茶叶长得快,毛茶又难晒干,更加要‘烘干’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茶商如此抱怨,他甚至指出:“为赶制茶叶,所有大厂都是用烘青工艺来加工普洱茶”。说此话的又何止是这位香港茶商,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不断听到马来西亚、台湾、广东等各地茶商的相同抱怨声。

  记者在云南各产茶区、制茶区采访发现,烘干机几乎是大大小小普洱茶“初制所”都配备的加工机械。

  在普洱市的一家大型“初制所”里,记者除了看到有一排排宽敞的露天晒青棚外,还在初制加工车间里找到了数台烘干机,“这些‘烘干机’是用来烘干毛茶的吗?”记者问厂里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忙解释:“不是的,那是以前用来加工绿茶用的!我们现在做的是普洱茶,做普洱茶只能用晒青毛茶为原料,那些烘干机已经停用很久了”。

  记者细细观察烘干机,发现机子虽然并不算崭新,但并不像很久没有开动过的样子,向上拉牵的茶叶输送带干净、油亮,没有积尘。而茶叶烘干出口处的地上,还残留了不少毛茶,并没有被清扫掉。记者捡起地上的茶叶,用手拈拈,感觉很新脆,轻轻一压就碎,完全没有落地很久已经回潮的感觉。

  此后,记者又在多个“初制所”里看到烘干机的身影。面对记者的疑问,有的“初制所”工作人员称:“我们既做普洱茶,也做绿茶”,有的则坦言:“那是在收茶量大或下雨时备用的。像这段时间春茶收采完毕,夏茶刚刚开收,茶量很少,而且阳光充足,我们都只会以日光凉晒来干燥毛茶”。

  规模较大的“初制所”都配备了烘干机,那小农户自主经营的“初制所”呢?记者走访发现,情况其实都一样。在一户农户里,记者看到摆放有杀青机、揉捻机、烘干机,可谓设备齐全。记者问主人大概要花多少钱,“那是我们村里几个人去年初合伙买的,花了2万多块钱,挺好用的,以前人手炒青、揉捻,茶叶凉晒得满街都是,一天的加工量都不及现在的三分之一——幸好早买了这套机子,今年春茶我们算是‘大丰收’了”,主人回答。

  另外,他还告诉记者毛茶加工机器很好卖:“机械厂都卖断市了。小功率烘干机一台1.28万元,每小时可烘干茶叶10~15公斤,现在全都卖断货了!雨季一到,买烘干机的人更多,要买的线

  北京首次发起普洱民间斗茶大会 向社会征集茶样2006-04-13 17:54:58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