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现在白茶喝得多了

  我的朋友也是,喝了老白茶,就喜欢上了它的醇和与绵滑,现在每天都离不开了,每天至少会煮上一壶喝。朋友是位感性的人,在描述白茶感受的时候,竟然将白茶比作他那在外面顽皮后满头汗水冲进家门的六七岁的儿子,当初觉得他的比喻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现在白茶喝得多了,倒觉得他的比喻十分恰当,就是那种活泼、清爽、干净、有生机的感觉!

  3月8日下午,在熙南里南捕厅12号,《江南茶道》周刊编辑部与熹园茶空间举办了“品味人生,快乐三八”茶会,十数位茶爱好者欢聚一堂。其中,有东南大学出版社、《金陵茶文化》一书的策划编辑许进女士;江苏电台文艺天地的著名节目主持人张海蓉女士;在银行系统工作的强琪女士;在税务系统工作的赵力芸女士;在贸易行业工作的夏晓娟女士;昆曲著名票友、江苏省水利厅系统的黄欣先生;摄影爱好者、江苏省有色地质勘探局的郭峰先生;在电视台工作的赵迪先生,等等。

  诸位茶友在品尝白毫银针、白牡丹以及陈年老白茶等三款白茶后,有着不同的感受与体会。有的说,“自从喝了老白茶,就喜欢上了它的醇和与绵滑,现在每天都离不开了,每天至少会煮上一壶喝。”有的表示,“白毫银针融进了太多的茶生长环境的山场气息,让人仿佛来到了富含负氧离子的山涧小溪边。”有的则融进了更多的情感元素,“老白茶的铁壶煮泡,让我想起妈妈曾说过,爷爷辈的人喝茶很讲究,他们经常会煮雪烹茶。”

  我是个茶爱好者,喝茶已有很多个年头。在做葛长森老先生《金陵茶文化》一书的策划编辑时,又对南京的茶文化渊源、历史、饮茶风俗及老茶馆的变迁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更加深了我对我们国家几千年茶文化传承的热爱、敬重和推崇。

  今天喝的白茶属于微发酵茶,形美色淡,香气馥郁,也是我爱喝的茶品种。对于内火较旺的人,还可以加入一些贡菊一起喝,可以清心败火,强身健体。

  

  这几年来,也喝了无数的茶,对各种茶都有个大概的了解,尤其感到一款好茶,或一款好的茶汤,跟茶、水、器都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蒙顶山上茶,扬子江中水”,曹雪芹应该就是个喝茶高手,他对茶、水、器的协调、配合、品味、格调十分拿手,因此,有了红楼梦中各种茶境下的各种精美的茶器具等。而白毫银针、白牡丹、贡眉、寿眉以及有年份的陈年老白茶等各种品级的白茶,因其生长在生态环境极其良好的山谷林深之地,融进了太多的茶生长环境的山场气息,让人仿佛来到了富含负氧离子的山涧小溪边。

  我应该是属于爱喝茶人群中的一员。喜欢喝茶,从喜欢喝绿茶开始,到喜欢上高香的铁观音,再到喜欢香气丰富的武夷岩茶,又到暖胃养胃的红茶、熟普等,现在跟大家一起又喜欢上了健康、少污染的白茶。我喜欢白茶的那种一到口中就化开的那份甜润与清香,更喜欢煮泡后的那份醇和与滑润,喉咙口的那份舒服感会留存许久,让人迷恋。

  也许,我们的父辈或祖辈比我们更会喝茶、品茶或享受茶。听我妈妈讲,我的爷爷喝起茶来很讲究,他们会将雨水接存起来存放一段时间后,再来煮茶泡茶,有时在大雪过后,用瓦缸贮存起白雪,将来用作泡茶水,有时还会用荷花包茶,让茶带上荷的清香,等等。或许,等我们再年老一些,d88尊龙,有了更多的时间,也会如此地享受每一泡茶吧。

  我是个昆曲爱好者,也是个茶爱好者,更是个茶盏控、茶器控,收藏了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各种茶器具,也收藏了各种与茶相关的书籍。年轻时,喜欢喝绿茶,酷爱绿茶的清香与淡雅,随着岁月的流逝,现在有时喝绿茶胃会有些不舒服,有时还会影响到睡眠。因此,在上次《江南茶道》主编彭老师给我几泡白茶后,就一发而不可收地喜欢上了白茶。

  我的朋友也是,喝了老白茶,就喜欢上了它的醇和与绵滑,现在每天都离不开了,每天至少会煮上一壶喝。朋友是位感性的人,在描述白茶感受的时候,竟然将白茶比作他那在外面顽皮后满头汗水冲进家门的六七岁的儿子,当初觉得他的比喻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现在白茶喝得多了,倒觉得他的比喻十分恰当,就是那种活泼、清爽、干净、有生机的感觉!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