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实际上在过去半个世纪

  最新进展:定了!白银连环杀人案3月30日宣判! ——————————8月26日,自1988年起连续在14年间强奸、杀害多名女性的犯罪嫌疑人高某在甘肃省白银市落网。高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甘蒙“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成功告破。这是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组织开展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以来侦破的又一起在全国影响巨大的案件。1988年至2002年,甘肃省白银市白银区先后发生多起强奸残害女性的系列杀人案件,首案距今已有28年之…

  就在今天下午……我还在埋头比对白银案的指纹……然后……瞅了眼朋友圈……破了……

  没想到突然就这么多赞了,看了评论还真的挺感动的……怎么说呢,总之真心感谢大家对警方的支持,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谢谢大家的安慰与鼓励,评论区还出现了不少校友,倍感亲切呀。由于大家的关心太多,所以就不一一回复了,在此向大家表示谢意。我和我母亲目前生活得很好,请大家勿念。

  关于原答案末尾提到过的“人像识别”技术,据评论区有些朋友说已经在投入使用了。虽然我不是研究“深度学习”(“人像识别”的理论基础)这个方向的,对这个领域的最新进展也比较孤陋寡闻。但其实来说,公安系统使用的“人像识别”技术和一般应用(比如门禁打卡)使用的同类技术还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因为监控录像的低清晰度、惊人的大容量、多角度观测人像以及噪声大的特点,都要求公安系统所使用的“人像识别”技术的精准度、抗干扰能力以及批处理速度要高于一般同类技术,这些目前看来似乎还不是足够成熟,但仍可期待过不久就会有新的突破(要是能有突破的话,发的论文应该足够一大波学术型硕士毕业了哈哈)。

  然后说到体制,我觉得在大多数情况下,组织是可以值得信任的。但组织的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运作流程与规范,以及监督机制。可以通过合法的流程来给相关部门施加压力,让他们集中资源解决问题。不过我历事还不够多,这只是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那一天,我已收到了华南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父亲母亲特意从东莞出发去了一趟广州,参观了一下未来我的校园,而父亲在我生命中留下的美好回忆也在这一天回到东莞的晚上后戛然而止。

  我父亲当时是单独出门,凶手在杀害我父亲后迅速逃离了现场,直到半小时后我父亲的遗体才被路人发现报警。

  当时听派出所的人员说,当晚樟木头镇全镇封锁戒严,但也没有抓到凶手本人,但只在周围的小巷中找到了凶器军用匕首,以及在我父亲身上提取到的凶手血迹。据说抓到凶手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我无法想象,如果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没有被警方抓捕归案,以后无论我有如何杰出的成就、无论有多么幸福的生活,我都无法摆脱在我心中的那种无法为父亲报仇的深深的悔恨,那种感觉将会折磨我一辈子。

  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尽职的东莞警方,在我父亲案发后果断成立了专案组,第十一天在千里迢迢之外于广西某城市的出租屋内成功抓获了凶手。当时年轻幼稚的我无法想象到这种追捕作业的工作量的浩大,甚至还认为这都是理所应当、不费吹灰之力的结果。几年后的我才明白,每一起追捕命案的破获,其实都凝结了刑警们大量的心血:他们有的或许彻夜不眠,一幕幕追踪对比着成千上万的街头监控画面;他们有的或许披星戴月,寻着各种线索一步步追踪到嫌疑人目前的所在地;他们有的或许虽然没直接参与追捕行动,但他们小心翼翼提取现场证据、不辞辛苦地走访群众、寻找可能的目击者、向铁路部门与运输公司征调资料,为追捕一线的刑警们提供有力支持。这些不轻易为外人所知的艰辛工作,只是为了还遇害者一个公道。

  已经四年了,凶手也已经伏法(回答评论区里凶手是否判死:14年年底被执行死刑),我自己的内心也获得了救赎。我自己目前也已经读了研究生,也有着满怀希望的未来。

  作为受害者家属,很想说,所有工作在一线的刑警们,真的很谢谢你们,辛苦了。

  另外说一下,我是计算机专业的,在领域内有一门技术是“人像识别”,而且似乎正在投入应用(因为在中山大学我所在实验室的学院楼那里有一个其他老师的实验室就是在进行这种研究的),就是说计算机可以对超大量监控视频画面进行计算,从而捕捉到可能出现在画面上犯罪嫌疑人的身体或面部特征。

  而这次白银案的嫌犯被抓捕归案也是源于科学技术(DNA对比与血样研究)的进步与应用,虽然和计算机无关,但也让我自己感受到了自己专业的神圣意义,也许以后计算机技术也会更好地辅助刑警们的工作,帮助提高破案效率吧。

  愿所有现在暂时还饱含着冤屈与不甘的灵魂,在科学家与刑警们的努力下,总有一天会得到救赎与安息。

  为了防止有人带节奏还是多说一句,当年参办此案的那些刑警都已从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熬到不惑知天命,他们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这个案子

  在这个问题里号称知道细节实则拿了贴吧东拼西凑的东西骗赞骗粉丝的某警V,还是两年前我私信你的那句,某市局的朋友让我代他们向你亲切的问候一声,希望你对得起你那身警服

  从彭拜新闻对犯罪嫌疑人的侧写(甘蒙连环杀人嫌犯素描:两次高考落榜,沉默内向但喜欢去舞厅)中可以看出,犯罪嫌疑人高某在邻居看来是一个很孝顺的人:

  高承勇的一位堂哥告诉澎湃新闻,高承勇父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去世,高父去世前瘫痪了好几年,高承勇在床前端屎端尿地伺候,很是孝顺。一位邻居证实了高承勇的孝顺:“尕娃子小时候可乖了,给他父亲擦屎擦尿,孝顺得不得了。

  其他接触过他的人,若不是经由新闻报道了解到案情,无一例外也都不会把这个和妻子合开小卖部,且两个儿子业已大学毕业的平凡中年男子,与当年震惊全国的变态连环杀手联系起来:

  在他被抓获的小卖店附近的理发店老板眼里,他显得“文文静静的,像个学校的老师”。

  犯下十多起杀人,奸尸,甚至割去被害者器官这等惨绝人寰案件的变态杀人狂,不应该是面目狰狞,毫无同情心,极其残忍,独居,脸上恨不得要大写着“我是变态”才符合常理吗?现在他居然还有老婆,是两个大学毕业孩子的父亲,开小卖部,还文文静静地像个老师,邻居眼中的孝子?

  其实,回顾历史上若干的连环杀手,我们不难发现,这种过着两面人生的犯罪者并不是罕见的,偶然的。他们往往一面残忍变态,邪恶至极,犯罪成瘾;一面却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是关爱妻子的丈夫,疼爱子女的父亲,邻里眼中很容易相处的好邻居,以及勤奋的员工。比如前两年震惊全国的河南洛阳性奴案,犯罪人李浩被警方抓获时,还是洛阳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跟妻子育有一子。

  据周围邻居介绍,平时李浩跟他妻子看起来感情很好,没什么异常。李浩的同事称,他平时都按时上下班,看不出像坏人,不过很少参加同事聚会应酬。

  而国外,比如从1974年到1991年杀害至少10人的连环杀手Dennis Rader,直到2005年被抓住,人们才知道这个代号BTK的连环杀手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本地天主教堂教会的主席,与妻子育有两个孩子;更远的,比如杀害30多名女性,在美国臭名昭著的Ted Bundy,1975年被捕时,竟然是华盛顿派主席的助理,一个华盛顿大学毕业的,正在犹他州立大学进修法律的高材生,同时也有着和普通年轻人一样的正常范围内的男女感情纠葛。当时华盛顿派主席Davis甚至对Bundy赞赏有加,认为他聪明,上进,对这个(政治)体系深信不疑(smart, aggressive ... and a believer in the system.)。

  这让人不解。通常大众会直觉地认为,连环变态杀手肯定在心理上存在明显的异常,比如反社会人格障碍,残酷无情,冷漠,没有内疚感,冲动,漠视生命。学术界在早期也是着重探索变态杀人狂异于常人的地方,无论从环境,人格,还是基因生物层面,都试图证明,变态杀人狂和正常人是多么地不同。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案例积累,人们看到,一方面变态杀人狂背地里像恶魔一样,另一方面,他们却能过着和正常人别无二样的生活。这让人不寒而栗,在想到平时那个在小卖部给你让烟的和蔼大叔,那个同学聚会时,同学眼中普普通通的男人,那个木讷不太爱说话的邻居,居然在谁也无从知晓的背后,曾经干下奸尸割器官的魔鬼行径时;这也更让人疑惑,他们是怎么使两种完全不同,甚至互相矛盾的人格,一方面残酷无情,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内疚感,另一方面,又对周围人关爱有加,安然无恙地融合在一起的?

  。从这个词英文的词源上来看,compartment是隔间的意思,比如火车卧铺车厢一个个隔间。而分隔化的意思,就是指将相互冲突的自我状态(如意识,记忆,观念等等)分隔开,使它们互不干扰。就像干净的屋子里堆着一堆垃圾,会让你感觉很不舒服,但如果你将垃圾、杂物放在一个你暂时看不到其他隔间,你的眼里只有舒适整洁,心理会不会舒服多了?需要注意的是,垃圾并没有被清扫走,它们只是被放在了另外一个你暂时看不到的隔间里。这种心理防御机制的使用是无意识的,常被用来处理难以调和的认知冲突,或者由于冲突的价值,认知,情感,信念等导致的心理不适和焦虑,通过这种心理防御机制,两方冲突的观念或情感被相互隔离开来,避免了直接的交互,从而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体系能够得以共存,生长。

  分隔化这个术语听着神神道道,但是其实并不神秘。它未必就是坏的,比如演员演一个角色,在角色中要入戏,在真正自己的生活中又要出戏,通常就会无意识地运用分隔化这种心理防御机制,以避免角色和真正自我之间的冲突。它也未必就很罕见,有多少人曾经出轨?出轨的一方,一方面承受内心深处的自责和内疚,但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出轨的诱惑,出轨者对这种内心冲突的规避,通常也会无意识地运用分隔化的心理防御机制。

  回到连环变态杀人狂的心理层面,连环杀手之所以常常拥有正常生活的一面,是有很深刻的必然性的。除了个别非常极端的反社会人格障碍者,杀人时内心毫无愧疚和自责感(如美剧绝命毒师里的Ted),大部分人,即使连环变态杀手,初次杀人之后,也都会体验到极度的内疚,自责和不安。但是当他们在成功隐匿后悄悄回归正常的家庭生活,又扮演起原先的社会角色,如丈夫,父亲时,在这种健康的秩序中,正常社会关系的存在,反而会减轻他们的愧疚,自责与不安,“我不是一个邪恶的人,因为我正关爱着我的妻子,照顾着我的孩子,一切都如以前一样,我还是妻子心目中的好丈夫,儿女心目中的好父亲。”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通过对正常社会关系的依附在内心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筑起了一道围墙,以不受良心的谴责,虽然这本质是自欺欺人的。这种正常的社会关系,也成了他们掩藏自己的有效手段。另外,虽然人们有时爱寻找刺激,但没有人愿意整日生活在紧张与不安中,即使变态杀手也是如此。他们知道,在犯案后,通过正常的社会关系营造的这个心理空间是自己可以回归的,能让自己内心感觉稳定的,安全的。无论他们私下犯下多么令人发指的罪行,他们也绝不会触碰这个在内心被分隔出的安全地带。因此,分隔化这一心理机制,对于连环变态杀手而言,是具有保护意义的。

  而这种因犯罪行为而诱发的心理防御机制反过来也会逐渐影响犯罪者的价值观和态度,简单说,就是让被分离开的两种自我状态往更加两极化的方向生长。一方面它让犯罪者在亲人朋友构成的这个圈子里觉得自己是个善良并且有责任心的好人;另一方面它也让犯罪者独自一人匿名在城市的人流中时,对自己魔鬼般的行径更加认同,更加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合理的,陌生的女性是不值得同情的,是工具化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犯罪嫌疑人高某在1988年第一次犯案的时候,并没有做出割取生殖器等极端物化对象的行为,而在后面的案件中则有摘取器官、身体组织等行为发生。

  所以说,真正的恶魔并不是很容易就能辨认的,他可能就是我们身边甚至枕边的人。高某的内心里,那间被他锁死的隔间早已臭气熏天,而他还自欺欺人地躺在另一间表面干净的隔间里,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在深夜里,看着酣睡的枕边人,不知他是否会想起什么。

  要彻底理解一个连环杀手的心理,需要多层次多角度的思考,比如,如果高某能通过正常途径释放自己的权力欲望,比如成为领导,教师等,是否就不会犯下后面的罪行?以往大量研究表明,性犯罪者很多是通过犯罪行为来补偿自己正常生活中缺失的权力欲望和掌控感;再比如,如果高某没有成瘾人格特质,这种特质被证明是可以遗传的,是否至少不会成为连环杀手?因为高某随后的连环犯罪行为具有明显的成瘾特点。等等方面不再赘述,还需要更加专业的人员去探讨。

  ————————————————最近湄公河很燃啊,这部主旋律电影燃起了大家的爱国之情,在国庆档放映再好不过了。推荐大家看一下《湄公河大案》也是陈宝国演得,作为警察控的我好爱好爱。

  啸天死的时候我听见旁边的女生都哭了,跟我一起看的小警察说了一句艹...

  ——————————————————呢啥,我不是警嫂,我还没有男朋友啊!!! ————————分割线———————

  感谢友好的宝宝们,我也没有说交警不好啦,风吹日晒雨淋的,查酒驾查牌子的时候还要蹲坑到深夜,每个职业都不容易嘛,就像评论里说的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他人。每个警察都是有家属的,家人肯定希望他们都平平安安的。

  执法队伍里固然有不好的现象但是也不能以偏概全是吧,我们是光明的中国不就是光明的么,哈哈哈哈哈哈。

  家里有刑警,一线刑警的艰苦非常人能够想象。印象最深的是他前几天云淡风轻的说着当初在高速口堵人,让交警配合拦车。疑犯反侦查能力非常强。估计想破罐子破摔一下子就发动了车子。他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就看当时交警第一反应全是往后退,而这时候刑警都呼啦一下子围了上去,这就是本能。”

  是的,他们不是怕被撞,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疑犯要逃跑,不能让他跑。”

  还有一次抓毒贩子,毒贩也是破罐破摔,还有枪。那一次的行动,缉毒大队一死数伤。他刑警大队也没们好哪去,疑犯撞上他的车,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他说过,这个城市平均下来几乎每天都在死人,你们觉得平静只不过因为你们不知道而已。

  看杀人狂长相,就是个普通人,但是内心极度变态,手法极其残忍,希望女性们要提高防范意识,时刻保持警惕,因为一般人难以分辨坏人,被尾行了都浑然不觉,要避免独自夜行、晚归等。

  有一种犯罪方式我不愿意提起,但是看到这个案子我觉得应该讲。就是杀人、抢劫者有时会选择夜间在室外拉闸,独自在家的女性警惕性不高时就会开门检查电表电闸,紧接着就会被挟持进屋内,死亡率接近100%。

  大学时上犯罪心理学,就关注了两个案子,一个是南大案,一个白银案,因为自己住的距离南京近,所以就写下了那篇《十八年后的再回首——南大119案的记录、释疑和分析》,用犯罪地理画像做了南大案的分析。

  其实那时对白银案更感兴趣,中国因为社会稳定,户籍制度健全以及一些社会文化因素,确定的变态连环杀人案其实不多,而白银案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在南大案里我就写到,世俗类犯罪和变态类犯罪最本质的区别在与作案目的不同,前者是有定性目的的,后者只为满足自己的“愉悦感”,给一个案子定性,并不能只看作案手段,手段凶残并不代表凶手就是变态,就像南大案那样。而白银案则是完完全全定性的,凶手目标明确(奸杀),连续作案(11起),手法相同(切割),加上性变态行为,这一切都指向凶手为变态杀手。

  ,简单来说,社区的居委会、工作地的保卫科,都是治安体系上重要的辅助机构,公安机关起到的是一个关键点的作用,但是这个作用要这些辅助机构的配合才有作用。走访排查是那时最重要的刑侦手段,为什么呢,因为有居委会保卫科提供详细的信息支持,那么信息一汇总,情况就明了了,人跑不了的。

  然而,8,90年代,中国社会大变革,各个基层组织瓦解,人口流动开,居委会保卫科啥的作用明显下降。那走访排查时,公安的信息收集能力大大下降,而那时的公安机关也尚在适应转变中,新的侦查手段没上来,这就是一个很尴尬的局面了。

  白银案里,凶手留下了精液,在白茶杯上留下血手印,其中一个受害者还被抢救几天才死,所以才有了那个草绘画像,这一切要放70年代,人一早就抓住了,一个社区,外人进出一下就认出来。放现在,也抓住了,天网系统,DNA比对技术和海量数据库放在那。

  然而就是在90年代,这两个优势都没有。警方有DNA,比对不了,有指纹,没数据库,有画像,没天网系统,传统的信息收集系统——居委会什么的,还派不上用场,

  警方当时收集了白银所有男性的血液数据,没有对的上的。现在看,凶手当时居住地距离白银还是有距离的,当时没在收集范围以内。

  到了04年,内蒙研讨会,这算是白银案一个里程碑的会议,很多厉害的人参加,内容也是很充分的,也是这个时候给案子定了性。到了后面基本每年都有协查。因为证据多,所以现在看,调查的力度以及各方面还是很大的。

  很简单,技术手段上来了,简单说就是DNA Y染色体比对技术上来了,南大案和白银案发生时,国内还没DNA采集技术,后来有了,还没有比对技术,现在是有了比对技术,不仅可以比对嫌疑人本人的,还能比对近亲亲属的,这就是Y染色体比对技术。

  你犯罪了,留了DNA在现场,警方采集存数据库,一段日子以后,你亲属犯事被抓,按照流程也要采集信息放数据库,这样就关联上了,余下的顺藤摸瓜。。。。

  所以国内现在加大了基础信息的采集力度,以前治安拘留啥的都不用采集,现在都要了,有的地方还对早年释放的罪犯召回采集,就这样破了不少陈年旧案,我知道的就不少起。真。科技改变命运。

  现在消息看今年4月公安部重启调查,应该是这个时间点数据库有了关联,具体是什么关联,不知道,现在消息没流出,是不是舅舅受贿什么的,母鸡。然后4个月调查取证,证据确凿,抓人。二十八年,毕其功于一役。

  破案毕竟不是像小说写的那样天花乱坠,是个很艰苦的过程,我虽然不是警察,但是特别能理解那个群体,自己经手的案子没破,就是一块压在心口的石头,一辈子消不下去。28年了,多少参与侦查的警察退休了,脱了警服的那一瞬间,心里的滋味,外人难以感受,现在案子破了,也算是告慰。

  白银案里,警方知道凶手是男性、有指纹、有DNA、直到作案手法、直到案件性质,连画像都有,白银人口又少,周围环境也不复杂。

  而南大案,不知凶手男女、不知作案手法、DNA和指纹不太明确,至于作案性质,公安部没定性。虽然我的那个南大系列文里,我认为是普通凶杀案,但是毕竟只是逻辑推导而不是证据指向。所以南大案的侦破难度是高于白银案很多倍的,当然,每年警方都复查,所以希望还是有的。

  按照大部分人的观念,对于这样的连环杀人案,犯罪心理学的用处应该很大。但是作为一个心理学工作者,我认为,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神速,用DNA比对这种简单明了直接又准确的方式追凶应该更合适。

  实际上在过去半个世纪,犯罪心理学的进步是远远不及刑侦或者技侦的进步速度的。也是个挺尴尬的局面。04年内蒙研讨会,犯心方面就去了个你们都知道的李XX,没啥作用。国内在心理学理论建设方面,有太多的路要走。当然啦,国外现在也好不到哪去。破案嘛,多管齐下,哪个好用用哪个,不一定一定要依靠哪种方法。至于国内民众热衷的“犯罪心理学”,或者“罪犯画像”,乐乐就好了,别当真,科学和民科的区别就在这。

  那些说我发的东西网上早有了一模一样的如何如何,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微信里今天一早就收到消息了(我还没删消息呢),只不过我一直犹豫发不发,最后决定发是因为知乎上很多警察朋友叫着发出来我才发的。所以一副“你这玩意儿网上早有了”这种嘴脸的留言客,恕我不客气,你早知道你怎么不发出来让大家了解呢?

  白银805系列杀人案(我们这边的叫法)告破,其实没有那么惊心动魄,而且考验技术与耐心,胜在侦查和技术人员多年来的锲而不舍。

  破案基本经过:805案罪犯高某的远房堂叔在武威民勤犯了行贿罪,籍贯在甘肃白银,在白银当地被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按省厅部署和要求,是需要采取个人信息的,白银派出所釆了该人血样(目前全省14个市州都在对监狱、看守所在押人员采集血样和指纹),白银警方采高某堂叔的血样后经DNA~Y检验数据入了违法犯罪人员DNA库初步比中,而后白银又送到省厅鉴定中心里做DNA~Y复核检验并进行家系排查,周二比中了这个行贿人员,确定805嫌疑人高某是他家族男性成员所为,然后家系倒查该男性成员,挨个筛排分析,最后确定该侄儿高某有时间空间和具备作案条件,高某系兰州市榆中县青城镇人(紧靠白银)这周五抓获高某(高目前在白银开店),经细胞核DNA检验确认高某为罪犯,高某全部交代并认罪,案件成功侦破。

  希望大家看了就行了,别使劲外传,其实就像我以前说的,之前发的重启侦查的消息根本就是烟幕弹。那时候已经掌握确实线索了,而没有直接将案件侦破后再发布信息,也是出于造势和当前部里督办责任太大的压力,这方面具体不细说了。其实案件可以说压根儿就没有终止侦查过,也不存在重启侦查,还是我前面说的,这种恶性犯罪的案件,我们一天破不了没关系。我们的侦查人员和技术人员,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坚持追凶,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追查到底才是破案的关键。

  好多评论问杀人动机,目前为止我只能回答,变态。至于问作案及审讯细节的,我就不答了,留个口子给其他爆料人吧

  正义常常迟到,却很少缺席。在我们这个时代尤为如此。我认为南大碎尸案几年内一定可以告破。因为我国警方惯用的“人海战术”,在技术的发展下威力无比。

  看多了本格推理的人,会以为“完美的犯罪”是暴风雪山庄和密室杀人。而其实这些推理小说的场景只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选择题,你知道答案,只是不知道过程。真正完美的犯罪,是一道填空题。凶手在僻静的小巷奸杀了红衣女子,然后镇定自若的离开,就像一颗针掉入大海。总有人嘲笑我国警方“人海战术”,殊不知警方早就把被害者的社会关系排查了个遍,对这种无差别犯罪,不用人海战术怎么行?

  另一方面,这些“悬案”往往是在技侦手段落后的年代发生的。如果90年代就有可推广的DNA鉴定技术,白银案后几个死者或许不会失去生命。如果天网系统96年就安好了,刁爱青如何变成两千尸块儿也许三天就能查明白。

  看起来警方四月重启白银案调查,八月就破案是神速,甚至有人怀疑“蹊跷”、“有人顶包”,殊不知“重启”二字代表着警方将大量的人力物力放回这个案子上。比如定期拿各个医院的血样回来检查DNA,比如和各种小案子的指纹来比对。听起来是件小事,但实际上检测几百个DNA又谈何简单。但是现在的警察体制还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对吧。或许在某个午后,或许在某个加班的夜里,技术人员突然发现一条Y染色体,一个指纹和那个尘封已久的信息极为类似。他按耐住惊喜的神色,又认真的比对了一遍。没错,就是他!跑了二十八年,埋葬他的却可能是一次简单的抽血化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终将伏法。【据未经确认消息,是凶手叔叔因行贿罪被捕,采集Y染色体继而发现其家族有人犯下白银案,进而逐个排查,直至抓获凶手】

  能在1996年的南京繁华的街道上做案、抛尸,嫌犯很可能也是位南京市民。如果他没有逃走,只是藏匿于本地,那么他一辈子不去医院验血的几率有多大?虽然凶手不曾留下白银案那么多精液、指纹证据,但也许白银案后,119大案也能带给我们惊喜。

  面对这些都市传说般的悬案,总会有人归于阴谋论,说是某领导孩子行凶,案子早已告破只是不敢抓,或者什么军区需要活摘器官云云。岂不知案子闹的这么大除了一号恐怕哪位领导也护不住凶手。在这些人大谈阴谋论时,人民警察在雪夜里挨家挨户的访谈、摸排,在拿着血样彻夜比对。在这个技术进步,未来很可能DNA库实现的时代,只要你做了恶,你就无处遁形。

  一九八八年二十多岁的年轻刑警们,今天下班或许能去喝点儿酒庆祝一下吧。至于草民,在担心政府监控自己前,还是可以庆幸下生活在有天网的时代的。You are being watched, and you are being protected。

  我是白银人,要问怎么看待罪犯落网那简直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我都恨不得去公安局门口拉横幅感谢我们可爱的警察同志了,虽然时隔28年但最终有个好结果了。

  我们白银人因为这宗极为恶劣的事件真是提心掉胆生活好多年,曾经一段时间我周围的人没人穿红衣服没人穿高跟鞋没人留披肩长发,晚上出去玩父母都坚决不同意。

  零几年的时候有公安同志来我家调查询问,这个我影响最深,下午五点多我听到很大的敲门声,开门后是两位警察同志,年龄40左右,家里就我和母亲两人,他们在房子里看了一圈以后坐沙发上问我母亲认不认识一些离异男性,行为或者性格有些异常的人,我给他们倒了杯茶,就是感觉他们很疲惫的样子,也不知道走访了多少家了,虽然他们只字不提案件,但我和母亲都知道,那个傻逼杀人狂又作案了。

  从我第一次听闻白银杀人狂这个称呼距今已有二十年了,现在我在外地工作,在外地我可以深夜醉酒一个人晃悠回去毫无担心,但在白银我真的不敢,哪怕我二十八,哪怕我是个汉子。去年过年回家和发小聚会,出门前母亲大声嘱咐我不要喝多酒,不许超过十一点,晚上不安全!今天看到新闻28年后罪犯落网了,大快人心,但是白银的父老乡亲们心中的阴影还要更长的时日才能散去吧。(2016年8月27日原文)

  今晚与家里通了电话唠了家常,关于破获案件我家人倒表现的比较平静,只是说终于抓到人了,听说有好多人放鞭炮庆祝。

  我在想如果这个案件以后翻拍为电影那肯定也是一件震撼人心的电影,中国版的杀人回忆,以下提供我本人觉得细集密恐的一些细节,大家可以讨论一下

  2 手法残暴,强奸后割颈,跟杀鸡的手法一般。其中有一例我看到的案件描述是钝器割颈,我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钝器,还有8岁女童被勒至死

  3 杀人后割头皮,双手,阴部,咬掉乳头,这些是在网上看到的,变态至极,难怪会有人怀疑是徒作案,这种手法很像一种仪式

  4 心理素质强悍,宾馆那个案件离公安局很近,离我家也很近,宾馆背后就是铜城商厦,附近人流量很大

  5 晚上看了对嫌疑人家乡的一些采访报道,嫌疑人的大儿子是88年出生,他于88年开始行凶,庆祝儿子出生还是认为儿子不是自己的报复女性?为什么有了家庭有了小孩还做这种事,真的没想过如果被抓他苦心经营的家庭会破裂?

  7 公安机关之前对嫌疑人的猜想除了年龄其他全部错误,这个我倒不是怪罪公安机关,这种残暴的行为谁能想得到是出自如此面向老实之人,大家之前猜想过嫌疑人可能是工人,专业杀手,军人,双性人,离异单身,性功能障碍患者等等,结局线 结合大的社会背景,重工业移民城市,西北荒漠之地(不是我黑自己家乡,待过的人都知道出了市区就是不长草的荒山,沙城暴肆虐),作案都在市区,嫌疑人竟然隐居在学校内的小卖部,竟然结婚生子像邻家大伯一样待在你我身边。

  以上是我脑补的一些东西,这真实剧情或许比悬疑电影还要让人挠首抓狂吧。这样的事情对于嫌疑人的家庭来说真是一场灾难,要我说他就不配有家,不配有那么温良贤淑勤劳顾家的老婆,不配有那么懂事孝顺学业有成的儿子,可是这就是现实社会的人间惨剧,想想这个暴徒现在的家庭,对我来说又是一次心灵的冲击。

  在此感谢大家的点赞和评论,谢谢你们,社会正在进步,法制更加健全,技术飞速革新,28年悬案尘埃落定,也是我们全民的一场胜利,在此也特别感谢28年以来奋斗在白银刑侦一线的警察同志,包括那些退休了的,在职的,你们是好样的!

  讨厌那些在微博里一口一句“果真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只有想不想破的案子”,那些网友以为那个凶手是自己来自首的吗,那些网友以为警察就是坐着等着凶手自己来投案吗!你们只看到警察最后站在终点,但是你不看看他们之前付出的努力,今天的破案是之前十几年警察坚持不懈的努力!

  一场马拉松,你只站在终点等着结果,但是那些选手却真真切切地跑了几十公里!

  这应该是侦办民警最线年,当年就算刚参加刑侦工作的青葱小伙子,如今也到了快退休的年纪。此案的告破,对当年参与侦办的民警来说,总算可以呼出一口憋闷了28年的气。这身警服,终于在脱下之前,无憾了。

  向参与该案的警察致敬,这个案子这么多年来大家都觉得是悬案的时候,只有警方还在坚持。从1988年到现在,估计当年最早接手案件的警察也退休了,嫌疑人落网也算是对参与该案的警察最好的结果。

  看到这个案子我想到一个老警察说的故事,当年接到一起报案,在一个工地发现一具女性尸体,有被性侵的迹象。老警察回忆看到女孩的时候女孩的表情十分可怖,让人看了不寒而栗。经过调查被害女孩刚考上大学,而女孩长的明眸善睐,温婉可人,所以当被害人父母见到女儿的样子时一时接受不了瘫倒在地。警方随即展开调查,可是一无所获,囿于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并未找出作案人和第一现场。就这样过了十年,期间警方一直没放弃对案子的侦破,直到后来再对现场提取到的DNA进行比对时发现有对上的了,然后马上对嫌疑人进行抓捕,嫌疑人到案后那名老警察打了一个电话,给的是当年参与案子的退休老刑警,老刑警听完,就说了一句话:“谢谢,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看到白银案我就想到了上面的案子,都是迟来的正义,也都是警方坚持不懈的努力,而正因为有人持续不断的努力,才会让正义得到伸张。

  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利益相关,甘肃人,2012年接触白银连环杀人案。2012高校必修版本的犯罪心理学有讲个这个案例,过程比较详细。其实案件在前段时间重新侦查,感觉已经有了眉目,但是没想到犯罪嫌疑人落网会这么不经意。

  1.给当时的被害人以及其家庭一个交代,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虽然犯罪嫌疑人落网无法弥补受害家属的伤痛,但至少让白银这座城市从杀人狂魔还在逍遥法外的恐惧中走出来。

  2.是给白银甘肃警方的一个证明,因为这起连环杀人案全国影响比较大,白银市政法委,公安局,在几十年前受到的质疑和压力绝对是空前的。现在案件基本告破也算给公安系统证明。

  3.很多谣言不攻自破,比如外科医生说,知识分子说,警方内部说,高校教师说等。以及间隔一段时间朋友圈就出来的白银连环杀人案案犯流窜到兰州、天水、武威、张掖等地。现在看看天涯论坛的神探的分析,在联想刁爱青案件,发现脑补的情节太多往往干预了正常的案件侦破,把一件因为难侦破的恶性连环杀人案矛头指向军方等人民群众较为陌生的领域,甚至直接抹黑公安内部现在看来真的很可恶。

  现在知道细节是两次高考落榜,两个孩子,爱跳舞。跳舞这个爱好如果生活在兰州,白银周边的同学可能都明白,起初跳舞是为了放松交友,但是后来从最早的黑灯舞,到2010年风行的摸吧,很多时候涉及性暗示,性交易的产生,现在兰州还有酒吧在跳舞的时候有性暗示或者说有偿跳舞摸女方身体。不知道这是不是该嫌疑犯性冲动的起因?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