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喝茶喝出一个城市的味道

  夏日的北京,燥热难耐,出门在外没走几步就是口干舌燥,正好碰上卖大碗茶的,龙嘴儿大铜壶一开口,淡淡的茶汤就透着清凉。

  端起一碗就猛灌一气,茶好不好、水好不好都在其次,至于使什么茶具那就更不在乎了,只感觉一阵凉意从头到脚,那就一个字能形容:“爽!”

  茶馆里也有客满的时候,可真正来品茶的人却少之又少,更多的也许只是附庸风雅罢了。皆因喝下去的是茶水,而品出来的则是文化。

  广州,西关,一个普通的早晨。一位老人蹒跚地走进一家老茶楼,叫上一壶清茶,两件小点,捧上一叠厚厚的报纸迷着烟阅读起来。

  广州,珠江边,晚上八时半,一家人走进沿江的一座酒楼,照样是一壶清茶,一桌子的点心,边看江景边聊天,一家人围坐其乐融融,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候。

  香港是个江湖,江湖里的大哥都是茶道高手,西装革履或唐装布鞋,盏茶之间决定杀伐之事,家仇旧恨、儿女情长一杯茶里总要划出一个道来。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朝掉近这个似梦似幻的玻璃城,又有几人能够从这些光影的折射中看到自己。

  纸醉金迷、灯红酒绿,这个亚洲富人最多的城市,永远不缺乏这样那样的励志故事,所以香港人看人“不看你事业多大,只看你敢不敢拼”。

  香港的茶楼多和广州一样是卖点心的,喝茶是其次,一般的茶楼也没有什么金碧辉煌的扮相,简简单单的几张桌椅,点心不错,茶品爽口,也就街知巷闻了。

  山城多情,雾霭冥冥,宛若仙境。翻看过一些关于重庆茶馆的文章,不用几多文字,只需几点饱满的墨汁往这山山水水上一点,一幅纯粹的重庆生活就跃然纸上了。

  重庆的画面就像是王家卫的镜头,永远都透着些懵懵懂懂的神秘,简单的生活里总有着一些别样的风韵。

  这里不失青春与繁华但却早已不见了沉重与压抑,这是一个多情的城市,被暮霭和霓虹映的分外妖娆。

  重庆的茶馆,升斗小民也好,达官显贵也罢,常能在这巴掌大的方圆地齐聚一堂谈天说地。

  不论是街坊邻居又或是游人过客,一壶开水,几片青叶,就开始呼朋唤友恰似多年至交。

  及膝高的竹桌,高矮宽窄都很适合人长坐的竹椅,客人刚刚坐下,堂倌即飘然而至,问明所好何茶。

  稍过片刻,堂倌大步走来,右手擎锃亮的紫铜大茶壶,左手迅速摆上“盖碗茶”的三件套并在一米开外站定,手臂伸直,以紫铜壶远远注水,如蜻蜓点水。

  在你惊慌之时,只见他小拇指轻轻一挑,那个盖子,一个漂亮的鲤鱼翻身,就恰恰把茶碗盖住了,一段悠闲的时光就在里头慢慢地荡漾开来。

  在长沙茶馆,除了喝茶,还多出一项享受:聆听弹词、评书。这是长沙由来已久的茶文化传统,延伸至今。

  桌上一把茶壶,4个杯,也就是说泡一壶茶可供四客饮用,时间不限,独饮一壶或二三人对饮一壶均可。

  

  关于茶,你的城市,有什么样的习惯呢?欢迎各位茶友在评论区与大家一起交流~

  青茶,又称乌龙茶,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皇甫冉送陆羽的采茶诗中叙:“远远上层崖,布叶春风暖,盈筐白日斜。”意思是要采得一筐的鲜叶,需用尽一天的时间。叶子在筐子里摇荡积压,到晚上开始蒸制。经过积压芽叶氧化部变成了紫色或褐色。“青叶镶边”的美称正由此得来。

  田园美式风用淡草青色作为沙发背景墙的装饰色,搭配落叶的标本装饰画,很有大自然的气息。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