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这当然是生于富贵丛中、不识人间疾苦的富家公

  泡茶除了别用不锈钢杯,其他都可以。水温85到100度都可以。关键是泡后3到5分钟内闻香品味,然后就是解渴了。

  这当然是生于富贵丛中、不识人间疾苦的富家公子的戏言。如同“何不食肉靡”一般,成为一个经典的段子。

  若再到了解渴的阶段,那便不可能喝到好茶了——一片叶子一壶水,有点点茶味,解渴足矣。

  不是现如今的工夫茶泡法的盖碗,而是把盖碗当成茶杯,一次泡一盖碗茶,端起来喝。

  茉莉花茶,可不就得用盖碗,方能看叶片浮沉起落,犹如看庭前花开花谢一般的恬静而美好。

  等汤水稍凉一点,再揭盖闻香,那股茉莉花的花香加上绿茶的清香,在揭盖的瞬间,能强势迷倒那些爱吃肉膻的满洲人。

  并且,还希望浓一点,味道重一点,否则,便感觉不是在喝茶,还振振有词——没味道的茶,跟白开水有什么区别?

  长期喝普通茶的人,喝这个茶,会认为太过于寡淡——把清新当成寡淡,这是所有不懂茶人的通病。

  所以,要想喝得懂好茶,只有一条道好走,那就是彻底放弃原来喝的、会拉低自己喝茶水平和档次的劣质茶。

  先喝几天白开水,或者喝一瓶汽泡水,把舌面和口腔清理干净,让味蕾恢复知觉和敏感度。

  从感知花香开始,慢慢接受白茶清新恬淡的滋味,再从当中,感受到香清甘活之意。

  学着舌功五式,吸,啜,推,挑,拨,慢慢感觉茶汤的力量感,淳和感,醇厚感。

  到你终于能体会到,淳厚的汤水,能像一堵水墙一样与你的力量抗争;而醇厚的汤水,能像果浆一般,不必吞咽,就滑下喉咙,那么,恭喜,你出师了。

  从前去武夷山,一入景区,呼吸到那山间的清新空气之际,便觉得,换了一个肺。

  后来去太姥山,下午四点,站在山顶,看雾蔼在山峦间游走,像仙女的衣袂飘飘,慢慢拂过茶山,给它们洒下白雾,便觉得,茶树,是山间的精灵,排解寂寞而种下的盆栽。

  当太姥山的茶青,武夷山的茶青,被采下来,被摊晾,被制作成成品茶,于是我发现,它们的口感里,自然地,带着那股山林崖间的清新韵致。

  后来去了普洱茶山,在山顶看过了一场龙王雨——唯有那一片地区是雨,其它地区全是晴天,那种高山地区独特的气候现象,更加让我明白,茶树,是天地间的精灵。

  它用自己的香气,自己的汤水,自己的滋味,展示着生活在风景如画的山区,所吸得有天气精华。

  这种鲜,这种灵,便是天气间的气象万千,所赋予茶树的,有别于的植物的,灵气。

  懂得这款茶的出处,它来自哪片茶区,那里的气候风物,人与自然,历史变迁,方才可以喝得懂,它茶汤里的精气神。

  懂得这款茶的大略工艺,它经受了哪些水与火的洗礼,它如何发酵与烘干,安如何精心储存过,才来到你的身边。

  唯其如此,在冲泡时,才不会误解了它,把一泡高火焙过的茶,放在85度的“温”水中去浸泡,美其名曰,怕烫坏了茶。

  你可知,这火焙过、烟熏过的好茶,它最喜欢的就是在烈火中永生,在高温里释放最高扬顶级的芬芳,是它毕生的希望。

  要知道,白茶最原生态的风味,就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它生在山间,长于野外,它吸天气灵气,它生成丰富的芳香物质,为的,就是在沸水冲泡时,能绽放出无以伦比的、纷繁多变的花香来。

  紫砂壶吸走了它大半的香气分子,只留下小部分给喝茶的人。你可知那一刻,白牡丹心中,那遇人不淑的哀鸣。

  唯其如此,我们才不会闷泡春寿眉,让它绽放自己清郁的花香和清郁的茶汤,而不是把它闷出苦味和涩味,还告诉大家,这样的茶汤,有味道。

  先要忆菊、接着访菊、然后种菊、花开之后,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花凋谢了之后,思念无可救药,方才菊影菊梦,画下残菊。

  那种喝了很多年的老饕,却只会说两二评语“好喝”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爱茶之人。

  而懂茶之人,才能知悉个中真味,晓得优点与缺点,知道那些别人不知道的门门道道。

  只有这样熟悉茶,了解茶,才知道如何在冲泡时,扬长避短,展示出它最好的风味来。

  有时候,坐在夕阳照耀下的阳台上,喝着一杯香浓的茶汤,禁不住问自己:我们喝茶的目的,是什么呢?

  喝茶时,那种细腻的汤感,那种旧衣般的熨贴感,那种老朋友般的如沐春风,那种让人瞬间安静下来的力量,才是我们所追求的。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