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这两座爱喝茶的城市明争暗斗一千多年谁才是真

  从唐朝开始,“扬一益二”之说开始流传,扬州、益州(成都)因富庶而蜚声于世。

  说起成都,三千年来城址未变,从未遭受过重大灾难,富庶的“天府之国”也养成了成都人独特的休闲生活方式,因此,历史上才有“少不入川,老不出川”之说。

  再看扬州。所谓“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证明扬州是十足的销金之地。而“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既描绘了古扬州夜市的繁华,也解释了为什么来扬州必须“腰缠十万贯”。

  对比一下这两座城市,我们不难发现它们的相通之处。比如,淮扬菜与川菜,同享声名。而扬州人流行的“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与成都人爱好坐茶馆、泡酒吧、吃夜宵如出一辙。只是,成都人似乎休闲时间跨度更大,夜生活持续更晚。

  易中天在《读城记》里写道:“有句老话:北京衙门多,上海洋行多,广州店铺多,成都茶馆多。即便在今天,成都的茶馆恐怕也仍是四川之最,中国之最世界之最”。据《成都通览》记载,清朝末年成都街巷计516条,而茶馆则有454家,几乎每条街都有茶馆。而且“无论哪一家,自日出至日落,都是高朋满座,而且常无隙地”。生意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在成都,闹市有茶楼,陋巷有茶摊,公园有茶座,大学有茶园,处处有茶馆。成都人有种生活方式就是:不在茶馆,就在去茶馆的路上。

  成都的茶馆文化喝的不是茶,喝的实则是一种氛围——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微妙的和谐感。看着杯中的天光云影、消磨光阴,时间无意义的流逝在这仪式感的茶水中也得变得可贵起来。

  善于享受生活的成都人,更是把把喝茶与采耳联系到一起。对,成都人就是懒得连掏耳朵都不想自己动手。这一件件的,可都是安逸的赏心乐事。

  许多城市都有喝茶的习惯,苏杭的茶清雅, 潮汕的茶精致,老北京的茶妥帖,但好像没有哪里的茶喝得像成都这样“俗”,俗得渗透进每一个市井百姓的生活,俗得自在又舒适。成都的许多老人,至今喜欢每日早起,来到茶馆要上一杯盖碗花茶,抽几口叶子烟,与三五友人摆龙门阵,半日时光一晃而逝。

  因此,成都人对喝茶的喜爱,几乎将茶融入到了生活的细枝末节、每分每秒。有桌椅杯盏,有热水茶叶,便能随时随地喝茶。外地人都羡慕成都人的安逸,这与成都的历史和地理位置有关系。成都平原历来风调雨顺,少兵乱,百姓丰衣足食,不贪婪而追求安逸,那种融化在空气里的悠闲氛围,在泡茶馆中得到了升华。

  说起扬州人生活节奏,就一个”慢”字!走路慢;吃饭慢;喝茶慢;洗澡慢;全国大概只有成都人能和扬州人比一比慢生活节奏了!是啊,扬州人就这么“慢”!还不知愧改,活得“逸逸当当”的,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一顿早茶都能吃出一桌子的花样来。

  在对扬州早茶的描述中,小菜、点心会被看作是佐茶的,但换一个角度来看,茶又何尝不是佐食的呢?听当地人说,有些老扬州人去喝早茶,还会自备点白酒,茶、酒、点心相辅相成,再加上老茶社还会表演扬剧或是评话,这一顿早茶吃得真是惬意。老扬州人很会休闲享受,早茶就是一个例证,并不是每个地方的人都会有此闲情逸致的。

  扬州早茶有一套完整的礼仪程式,一餐早茶就是一桌完整的筵席,往往要吃上一两个小时,从凉菜到炒菜,再到各式点心、主食、水果、调味小碟,一应俱全。这些餐点一茬一茬慢慢地上,其中菜肴与点心品种之繁多、制作之精細,是扬州早茶最令人叹为观止之处,他将这样一场早茶称为“饮茶如筵”。

  与周边的皖南、杭州或是再远一些的福建相比,扬州的茶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既没有太大名气,也卖不上多高的价格,但扬州人就好喝一口本地茶。“绿杨春”产自扬州和仪征一带,汤色翠绿,味香醇清。既可以中和吃多面点的干涩口感,又可以去油解腻,吃一个带肉馅的包子或蒸饺,再去喝几口茶,很是爽口。

  从喝茶习惯来看,扬州和成都都是国内出了名的慢节奏城市。要比谁更悠闲,这似乎很难。只能说,成都人喝茶,能从早到晚,并且以“喝”为主,随意,自然;而扬州人喝茶,主要指的是早茶,以“吃为主”,讲究精致与仪式感。

  两地都有非常独特深厚的饮茶文化,折射出了悠闲惬意的城市氛围。无论何时去往何地,都能体味出如今现代生活里最奢侈的慢生活。至于谁更悠闲,只要找到你更喜欢的“那杯茶”,相信那就是答案。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