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是李麻花老爸的桌头最爱

  如果说清明期间的阳光是个身材高挑英姿飒爽的北方佳丽,那么,今天的阳光,就是小家碧玉温柔可人的南方娇娃。

  只要穿一件毛衣加一件厚外套便行,不必穿太厚,穿太笨重——穿太多衣服,手臂伸展不开,容易影响采茶时的力度,影响发挥,影响产量。

  除了天气晴好,茶青发育得快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缘自前两日的雨雾天气,给茶树们喝了两天的雨水,做了两天的山雾SPA,导致茶青品质大增。

  有人觉得,一定要很烈的阳光,才能做出好白茶来——纯日晒,不就是要晒吗?晒得越猛越好。像晴天晒被子一样。

  今天高温18度低温10度,东风二级,这样的天气条件,茶叶被萎凋起来是最舒服的。微微的阳光照着,不用怕晒久了被晒伤、晒红,从而损耗有益物质。

  在温和的阳光下,被微微的风吹拂着。一点点地,就把茶青叶身体里的水分,给缓缓地蒸发出去了。

  部分人认为的烈日晒茶,用过强过烈的阳光晒茶,不但不会对萎凋白茶有利,反而容易伤害娇嫩的茶青鲜叶。

  茶青叶被晒伤的表现就是,原本绿油油的鲜叶,在阳光下放了两三个小时,再去看时,只见部分嫩一些的、表皮薄一些的青叶,呈现出晒伤的红斑来。

  这些呈现出红色的部分,表示此处的青叶细胞,受到了伤害,里面的养分,遭到了损耗。

  正午的时候,烈日当空。李麻花看到有一位穿比基尼的欧洲美人在做日光浴,便硬要下海去游泳——想跟人家比身材。

  结果不到半小时,身上晒得红红的回来。到了晚上,身上显现出红斑一块块,并且,开始蜕皮。

  人的细胞是如此,茶树的细胞也不例外。曝晒在强烈的日光下过久的茶青叶片上,那些变红的部分,便是被晒死的茶叶细胞所在的位置。

  它们死了,便不会再给我们提供维生素,以及独属于茶叶的那些珍贵养分,这样的茶叶,只能便宜卖。

  下午跟一位妹子聊天,说起现在已经是大量采摘春寿眉的时节了,她发出了大大的感慨,哎,怎么白牡丹的时光,这么短促就过去了。

  等寿眉到了的时候,我们才会想起,去追忆那些已经再也采不到的白毫银针茶青、白牡丹茶青。

  昨天我已经喝过了刚烘干的头采米针,汤水稠滑,内质丰富,只是由于刚烘干,滋味没陈化出来,毫香隐隐,还不怎么显。

  就春茶季而言,这是很漫长的一段时光。大约是二十多天的样子。是春茶三大品类里,采摘时间最长的一个品类。

  犹记去年的春寿眉,生在白牡丹生长的季节,生出了白牡丹般的清郁花香,时隔一年后,仍是花香清雅,是李麻花老爸的桌头最爱。

  谷雨寿眉,是春寿眉里的一颗明珠。生在节气,拥有着特殊的节气物征和香气,跟清明牡丹一样,是不可多得的一款春白茶。

  然而,村姑陈最喜欢的,是春尾夏初的那批春寿眉,在两季跨界点,既有白牡丹的清芬,又有春寿眉的清冽,还带着秋茶的甜香,实实在在,是一款香气奇特的好白茶。

  临近夏初,天气热得快,温度升得高,茶青叶容易受到暴晒——在树上时被晒,采下来还被晒。

  如果制茶师细心,那还只是温和被晒,若是遇上个粗心大意的,那便铁定要被晒红晒黑晒伤了。

  请各位外貌协会的会员,抛弃对春寿眉的成见,认真地去品一品它,感受一下它的内心。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