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还好周湾里的孩子也不痴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茶,生于天地之间,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茶里藏河,茶中有山。一壶茶在手,如天人合一,如抚日托月,如捧着千山万水。

  茶有颜色。绿茶,让你仿佛来到茫茫草原;红茶,人生最美莫过落霞满天;白茶,皑皑雪野写满晶莹生命;黄茶,黄河黄土孕育了我的灵魂;黑茶,夜越黑离晨曦才越近;青茶,一片青草一树青叶中有我的青春…

  茶有季节。茶里,泡着一个夏,卧着一个秋,藏着一个冬,孕着一个春。天天喝茶,品尽四季;一生喝茶,品尽人生。

  郑板桥品茶曾邀“一片青山入座”,我品茶欲请一条大河作陪。茶最喜宁静,人只有在天宁静、地宁静、夜宁静、心宁静中才能品出茶的真味与意境,实现与自然“润物细无声”的交流。

  品茶,品的不仅是茶,品的是花香,品的是晨露,品的是轻烟,品的是和风,品的是夕阳,品的是月光,品的是江水,品的是春色,品的是万物,品的是大自然,品的是岁月……

  茶,只有投身到沸腾的生活中,全身筋骨才能舒展开,才能将自身的能量与价值释放出来,才能散发出最浓郁的生命之香。

  茶,如果只是把自己藏之深宅,终日静静躺在不见天日的安乐窝里,其价值永远也难显现,时间久了,还可能会受潮霉掉。

  《金陵琐事》说:“凡茶叶肥厚的,味道很甜但不香;茶叶瘦小的显苦涩,而苦的则香。”《茶经》也说:“啜苦咽甘,茶也。”我忽然想起,喝甜茶后饮白水水发涩,喝苦茶后饮白水水发甜;喝过甜的再喝苦的会觉特别苦,尝过苦的再尝甜的会感特别甜。

  苦是茶的真味,也是生命的真味,好茶总是先涩后香,人生总是甘苦交叠,关键要一一尝过、细细品味、时时咀嚼、慢慢感悟。有时最苦涩时正是芳香将至,最甘甜时却有苦涩暗藏……

  喝茶,最沮丧的是把甘甜泡在茶里,喝出的是苦涩;把快乐泡在茶里,喝出的是烦恼;把幸福泡在茶里,喝出的是痛苦。

  喝茶,最惬意的是把苦涩泡在茶里,喝出的是甘甜;把烦恼泡在茶里,喝出的是快乐;把痛苦泡在茶里,喝出的是幸福……

  唐朝陆羽在《茶经》中说,茶花的味道浓但是没有香味,香气都凝聚到叶子里面去了。

  世上所有开花植物几乎都是花香于叶,花艳叶素,花贵叶贱,唯独茶树,却是叶香于花,叶贵花贱。在这里,叶虽不美却是主角,花虽漂亮却为配角;花虽争奇斗艳,叶却傲于花丛。

  花多美在外,茶之叶却美在内;花多香于外,茶之叶却香于内——那是一朵人间最美的绿色的花,那是一缕最醉人的心香。

  好茶多生自幽谷峻岭、长于高山云雾间,不仅尽享日月光华、饱餐风霜雨露,还远离污染、嘈杂的环境,一生与青山绿水相伴。自古就有“好山好水出好茶”、“山秀水美茶香”之说。

  好茶需少女在清晨用嫩手去采,且经少女唇吻、嘴含,虽夸张,但在采茶制茶中,手汗、身脏、口臭、酒气及器具不洁、环境污浊等均为影响茶质的大忌。

  好茶品质清高、纯洁无瑕、一尘不染,“从来佳茗似佳人”(苏东坡语)。人呢?茶品即人品,品茶如品人。

  人们常说:“一斤碧螺春,四万春树芽。”甚至一斤碧螺春要6万至7万个茶芽才能制成。我很难想象,要想获得百斤茶叶,需头戴斗笠、身挎竹筐、顶着烈日、弯着身子,穿梭于茂密茶园,用手细心摘下一片嫩绿的茶芽,然后放入竹筐,这样的动作竟需要重复六七百万次……

  明代《茶疏》说:“水为茶母。”茶再好,也离不开水。好水沏好茶,好茶需好水。用泉水、河水、井水、湖水、雨水、雪水等不同的水泡出来的茶味道是不同的。

  静谧的午夜,为自己泡上一杯清茶,一骸单曲重复(心灵雨伞)纯音乐,远离了喧闹的人群,也远离了那颗浮躁的心,就这样静静的聆听心灵之声,伴着幽幽茶香,昔日情怀萦绕耳际,在指尖下荡涤全无,化作万般...

  那清新的茶芽,带着淡淡的纯香,带着温暖的气息,飞越千山万水,来到我的身畔。 此时,夜已深,雨淋漓。我的案头,摆着从峨眉山飞到我手上的这一盒明前茶,不禁又思绪万千。这一盒明前茶,穿...

  周湾在宁静三月里所流露出的淡雅味道总是和别处不同,大概那种味道是很独特,以至于没有多少孩子能够分辨的出来。孩子总是用寂静好奇的眼光去品味那种幼小的味道,无论好坏。 还好周湾里的孩子也不痴守...

  遇水舍己,而成茶饮,是为布施;叶蕴茶香,犹如戒香,是为持戒;忍蒸炒酵,受挤压揉,是为忍辱;除懒去惰,醒神益思,是为精进;和敬清寂,茶味一如,是为禅定;行方便法,济人无数,是为智慧。禅茶一味...

  中国喝茶的诗意是中国文化的产物,不管是绿茶娇嫩的诗意还是乌龙绵长的诗意都由来已久。即与茶有关的散文便不说陆羽的《茶经》,从一般诗文中总能频频嗅到茶香。

  夏天的晚上在那儿喝茶是最惬意,因为是顶楼屋面,所以很是凉爽。舅舅是学建筑的,他搭的小竹棚很是精巧,棚顶爬着许多藤物,空隙间些话月光透过,于是我们就着月光泡茶……

  茶,(学名:Camellia sinensis(L.) O. Ktze.),灌木或小乔木,嫩枝无毛。叶革质,长圆形或椭圆形,先端钝或尖锐,基部楔形,上面发亮,下面无毛或初时有柔毛,边缘有锯齿,叶柄无毛。花白色,花柄有时稍长;萼片阔卵形至圆形,无毛,宿存;花瓣阔卵形,基部略连合,背面无毛,有时有短柔毛;子房密生白毛;花柱无毛。蒴果3球形或1-2球形,高1.1-1.5厘米,每球有种子1-2粒。花期10月至翌年2月。

  野生种遍见于中国长江以南各省的山区,为小乔木状,叶片较大,常超过10厘米长,长期以来,经广泛栽培,毛被及叶型变化很大。茶叶可作饮品,含有多种有益成分,并有保健功效。

  红木制成的木勺舀上茶叶放进盖碗,用旁边壶中烧开的水淋过,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上升。心在茶烟中渐渐沉淀,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涤静了胸中的苍凉,脑海一片空宁。沸水反复相沏,而后倒进瓷碗中,置于面前。以大拇指、食指、中指,呈“三龙护鼎”,力道轻缓柔匀地端起青瓷,不破茶魂。青瓷托于掌心,几片茶叶在清澈碧绿的液体中舒展,旋转,徐徐下沉,再升再沉,三起三落,芽影水光,相映交辉。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眸色深柔,茶沉入杯底,似笔尖直立,天鹤之飞冲。

  静谧的午夜,为自己泡上一杯清茶,一骸单曲重复(心灵雨伞)纯音乐,远离了喧闹的人群,也远离了那颗浮躁的心,就这样静静的聆听心灵之声,伴着幽幽茶香,昔日情怀萦绕耳际,在指尖下荡涤全无,化作万般柔情。

  那清新的茶芽,带着淡淡的纯香,带着温暖的气息,飞越千山万水,来到我的身畔。 此时,夜已深,雨淋漓。我的案头,摆着从峨眉山飞到我手上的这一盒明前茶,不禁又思绪万千。

  周湾在宁静三月里所流露出的淡雅味道总是和别处不同,大概那种味道是很独特,以至于没有多少孩子能够分辨的出来。孩子总是用寂静好奇的眼光去品味那种幼小的味道,无论好坏。

  遇水舍己,而成茶饮,是为布施;叶蕴茶香,犹如戒香,是为持戒;忍蒸炒酵,受挤压揉,是为忍辱;除懒去惰,醒神益思,是为精进;和敬清寂,茶味一如,是为禅定;行方便法,济人无数,是为智慧。

  神通八极的是酒,思联四方的是茶。好酒可做侠客,爱茶方为隐士。 古之为士,或相忘于江湖,或济世于庙堂。打马红尘,碌碌柴米,百事丛脞,为人忙,为己忙,忙里无念之暇,就没了士的清雅,少了士的高古。

  独自坐到窗前,端起一杯茶,让淡淡的茶香在空气中弥散。缓缓想着心事儿,或望着窗外,看那来来往往的路人,带着各自的故事出现在眼前又渐行远去,其中一些人也许于我就此一面之缘,却在这短暂的邂逅中成为永远。

  人生就像品茶,会苦一阵子,但不会苦一辈子。题记 昨天不曾更新。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空。我也想着那么一句话,如果你来,我就不忙。多么动人的话语,在我认识你多年以后,依旧可以给我如此的感动。

  入得初夏以来,温度计便似墙外的爬山虎不消停地爬高着,太阳伞,遮阳帽,冰箱里各种各样的啤酒饮料,也开始如雨后春笋渐渐占据着人们平日里的生活。而我还是延续着多年以来的习惯,在午后的热气薰蒸下。

  冬天的夜晚,窗外大雪纷纷扬扬,我坐在温暖的炭火旁欣赏唐诗,在绿茶的袅袅清香里,我读出了唐代茶诗的深邃、高雅、清静。这些茶诗就如一杯香茗,清香自唇边滚落,心腹熨帖,温软的茶水经五脏六腑。

  我对茶的品种,产地,泡茶时用的水温以及茶具的使用等等,知道甚微。只知道喝了那种芬芳的味道以后,身心极舒畅。也感觉到喝了以后眼睛格外明亮。

  楼上有两位七十多岁的学者,他们有喝茶的习惯。见面的次数多了,我们便开始聊起来,话题有一部分是和茶有关联。虽然他们比我年长,但我愿意和他们聊,也不认为他们是老人。有了好茶以后,我们还常常交换着品赏。轻轻地按一下门铃,门打开了,然后一壶热茶捧上去,聊聊古今中外,聊聊家长里短。

  先咽下一口,嘴里开始出现丝丝嫩香,后来整个下午,满嘴芳芬。尤其在炎炎夏日,喝茶,才是正好。

  茶,能把心境养得淡静闲适,力拒外物之烦杂。时时如行云流水,脱然无累,最好。

  报上说,一个孩子从他一开始会喝水,每天让他喝一杯淡淡的清茶,一直喝到老,他的身体就不会滋生出不好的细胞。每当见到熟人的时候,我也都会这样告诉他们。我尤其喜欢喝下午茶,每天午睡醒来,朦朦胧胧地提着开水就走进花房。先拿几枚叶儿放在水中,再洒上开水,茶叶儿便开始在杯中旋转,然后像慢镜头里的花蕾在开放,把水儿舞的团团圆圆。

  远处是辽阔的海天,身边许多花儿在吐蕾,我坐在藤椅上,慢慢地喝着茶。喝着喝着,茶儿好像有了灵性,涌出缕缕气息,会和我聊天。但是它不摆功颂德,他的功是让人品出来的。

  美人先生低眉顺目专注地沏茶。白瓷小杯中汤色青幽,她眼中微露出一丝满意。一旁坐着的老者面容慈祥,须发皆白。伸出手端起一杯,微眯着眼在鼻端一嗅,嘴角露出微笑,转过杯口,小口吞咽品尝。(《永夜》里描写美人师傅)

  一样的茶叶在不同人的手里,泡出的味道是大相径庭的,原因和性情有关,而所有茶中青顶价格虽最便宜,但是它的浸泡功夫却是最为讲究的。青顶最为讲究冲和,静照。泡茶的人须忘人间之灼色,感心中之清明,唯万籁皆寂静,空天下于尘埃。为了磨我浮躁的性子,父亲逼我泡了6年的青顶。青顶须用山水来泡,普通茶泡三次已能出味,而青顶却需泡7次,才能尽出其味,茶泡好倒入青瓷中,不能趁热而饮,要静静地等待茶叶三沉三浮。茶杯凉透茶叶慢慢卷起,此时品饮入口甘润绵延,如果茶叶呈其他状,则茶水会略有清苦,但苦而不涩,苦中回甘。传说中的天目——青顶中的上品,卷起的茶叶就像一粒粒墨绿色的珠子,被誉为绿色珍珠,堪为一绝罚。

  我用茶夹将茶渣自茶壶夹出,用温水洗净,侧置茶杯于茶船中旋转,以热水温烫后,取出置于茶盘中。将茶叶拨入壶中,青顶的茶形宛如一位身着精致旗袍的女人,芽叶紧裹,秀颀饱满,视觉清爽,堪称清丽,水浸入其中,纤毫四游,却亮却透,一如女子的黛眉水眼。

  壶托在我的手指间,轻巧得如一张薄纸,左手中指按住壶钮,水流悠然而下,手腕带动手指,恍如描摹着一幅精致的工笔画,一点一点,一笔一笔从心底晕染而出。

  一枚枚芽叶缓缓潜沉至杯底,再渐渐浮出,顺着水流的方向摇曳飘送,三沉三浮,茶叶微卷,就像是捏起的小皱褶。

  每当闲来无事,我会穿了宽宽大大的休闲衣,手捧一杯清香的绿茶,坐在阳台上细细品名(草头名),如果再加上手中有一本最喜爱的林清玄先生的《紫色菩提》的话,那就更是惬意了。 此时,看茶叶在水中舒展着身躯,感受书香和茶香所营造的氛围,如此平静如此安详,像极了佛家坐禅时才有的韵味。

  其实,很早以前茶就与佛结缘了。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寺院产茶、和尚种茶、制茶实是确有其事。远的不说,只从明、清书籍上,我们便可看到当时南方的大寺庙已有分工精细的种茶僧、薅茶僧、采茶僧等,各司其职。再往前查,还可看到被誉为“茶圣”的唐代陆羽,他的童年就是在晨钟暮鼓、袅袅香烟中度过的,他的第一位启蒙老师就是竟陵龙盖寺的和尚。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种茶、采茶、汲水、烹茶,成为一代茶圣。

  茶与佛家结缘,大约是与佛家提倡坐禅有关吧。世称茶有三德,其一就是坐禅时能宵不眠,佛教取这为已用,一时茶成为了佛家特有的饮料。从林清玄先生的文章、东方禅寿之道,认为饮茶能达司道,并得到佛祖的庇佑。唐代名僧赵州,每有求学之人来访,说话之前总要说:“吃茶去。”还真点悟了不少呢!这也可看到是茶与佛结缘的一个经典故事吧。

  于世人而言,在凡尘俗世中偷得半日空闲,持一杯清茶在手,从茶香中品味着“茶可清心”的含义,在纷纷扰扰的世间万象中感受茶带来的佛家清净本质,又何尝不是一种极好的休闲方式?

  嫩绿的茶叶在杯水中蜷曲如睡姿,无忧无惧,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继而舒展,迫不及待地散发出清香,那是张扬、骄傲的青年;待茶水变得醇郁而又风华内敛,无疑已步入中年;随后归于平淡,是一种历经人世浮沉后的豁达,宁静致远,是睿智的老者。生活正如一杯茶。晚安,茶友

  茶,(学名:Camellia sinensis(L.) O. Ktze.),灌木或小乔木,嫩枝无毛。叶革质,长圆形或椭圆形,先端钝或尖锐,基部楔形,上面发亮,下面无毛或初时有柔毛,边缘有锯齿,叶柄无毛。花白色,花柄有时稍长;萼片阔卵形至圆形,无毛,宿存;花瓣阔卵形,基部略连合,背面无毛,有时有短柔毛;子房密生白毛;花柱无毛。蒴果3球形或1-2球形,高1.1-1.5厘米,每球有种子1-2粒。花期10月至翌年2月。

  野生种遍见于中国长江以南各省的山区,为小乔木状,叶片较大,常超过10厘米长,长期以来,经广泛栽培,毛被及叶型变化很大。茶叶可作饮品,含有多种有益成分,并有保健功效。

  2017年10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的致癌物清单初步整理参考,茶在3类致癌物清单中。

  五柱茶系:厚轴茶、五柱茶、老黑茶、大理茶、滇缅茶、园基茶、皱叶茶、马关茶、哈尼茶、多瓣茶;

  秃房茶系:勐腊茶、德宏茶、突肋茶、拟细萼茶、假突房茶、榕江茶、紫果茶、多脉茶;

  茶系:茶、苦茶(变种)、白毛茶(变种)、普洱茶、多萼茶、拟细萼茶,元江茶、高树茶。

  群体品种有:勐库大叶茶,勐海大叶茶,凤庆大叶茶(以上为国家级良种),元江糯茶,秧塔大白茶,镇源马镫茶,绿春玛玉茶,漭水大叶茶,冰岛大叶茶,坝子白毛茶,云龙山大叶茶,景谷大叶茶,团田大叶茶,邦东大叶茶,官寨茶,大厂茶,澜沧大叶茶等。

  无性系品种:是以无性繁殖方式选育出来云南大叶种的后代。主要有云抗43号、长叶白毫;云抗1O号、云抗14号;云梅、云瑰、矮丰等;云选9号、云抗37号,它们都是勐海种的后裔。

  静谧的午夜,为自己泡上一杯清茶,一首单曲重复(心灵雨伞)纯音乐,远离了喧闹的人群,也远离了那颗浮躁的心,就这样静静的聆听心灵之声,伴着幽幽茶香,昔日情怀萦绕耳际,在指尖下荡涤全无,化作万般...

  那清新的茶芽,带着淡淡的纯香,带着温暖的气息,飞越千山万水,来到我的身畔。 此时,夜已深,雨淋漓。我的案头,摆着从峨眉山飞到我手上的这一盒明前茶,不禁又思绪万千。这一盒明前茶,穿...

  周湾在宁静三月里所流露出的淡雅味道总是和别处不同,大概那种味道是很独特,以至于没有多少孩子能够分辨的出来。孩子总是用寂静好奇的眼光去品味那种幼小的味道,无论好坏。还好周湾里的孩子也不痴守...

  遇水舍己,而成茶饮,是为布施;叶蕴茶香,犹如戒香,是为持戒;忍蒸炒酵,受挤压揉,是为忍辱;除懒去惰,醒神益思,是为精进;和敬清寂,茶味一如,是为禅定;行方便法,济人无数,是为智慧。禅茶一味...

  神通八极的是酒,思联四方的是茶。好酒可做侠客,爱茶方为隐士。古之为士,或相忘于江湖,或济世于庙堂。打马红尘,碌碌柴米,百事丛脞,为人忙,为己忙,忙里无念之暇,就没了士的清雅,少了士的高古...

  独自坐到窗前,端起一杯茶,让淡淡的茶香在空气中弥散。缓缓想着心事儿,或望着窗外,看那来来往往的路人,带着各自的故事出现在眼前又渐行远去,其中一些人也许于我就此一面之缘,却在这短暂的邂逅中成...

  人生就像品茶,会苦一阵子,但不会苦一辈子。题记昨天不曾更新。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空。我也想着那么一句话,如果你来,我就不忙。多么动人的话语,在我认识你多年以后,依旧可以给我如此的感动。...

  入得初夏以来,温度计便似墙外的爬山虎不消停地爬高着,太阳伞,遮阳帽,冰箱里各种各样的啤酒饮料,也开始如雨后春笋渐渐占据着人们平日里的生活。而我还是延续着多年以来的习惯,在午后的热气薰蒸下,...

  冬天的夜晚,窗外大雪纷纷扬扬,我坐在温暖的炭火旁欣赏唐诗,在绿茶的袅袅清香里,我读出了唐代茶诗的深邃、高雅、清静。这些茶诗就如一杯香茗,清香自唇边滚落,心腹熨帖,温软的茶水经五脏六腑,犹如...

  我对茶的品种,产地,泡茶时用的水温以及茶具的使用等等,知道甚微。只知道喝了那种芬芳的味道以后,身心极舒畅。也感觉到喝了以后眼睛格外明亮。

  楼上有两位七十多岁的学者,他们有喝茶的习惯。见面的次数多了,我们便开始聊起来,话题有一部分是和茶有关联。虽然他们比我年长,但我愿意和他们聊,也不认为他们是老人。有了好茶以后,我们还常常交换着品赏。轻轻地按一下门铃,门打开了,然后一壶热茶捧上去,聊聊古今中外,聊聊家长里短……

  先咽下一口,嘴里开始出现丝丝嫩香,后来整个下午,满嘴芳芬。尤其在炎炎夏日,喝茶,才是正好。

  茶,能把心境养得淡静闲适,力拒外物之烦杂。时时如行云流水,脱然无累,最好。

  报上说,一个孩子从他一开始会喝水,每天让他喝一杯淡淡的清茶,一直喝到老,他的身体就不会滋生出不好的细胞。每当见到熟人的时候,我也都会这样告诉他们。我尤其喜欢喝下午茶,每天午睡醒来,朦朦胧胧地提着开水就走进花房。先拿几枚叶儿放在水中,再洒上开水,茶叶儿便开始在杯中旋转,然后像慢镜头里的花蕾在开放,把水儿舞的团团圆圆。

  远处是辽阔的海天,身边许多花儿在吐蕾,我坐在藤椅上,慢慢地喝着茶。喝着喝着,茶儿好像有了灵性,涌出缕缕气息,会和我聊天。但是它不摆功颂德,他的功是让人品出来的。

  每当我外出的时候,安顿下来以后总是会找个地方喝茶。有一年在香港,下午我经常去一家茶楼喝茶,对面桌上总有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老人,她穿着浅绿色的薄纱衣裤,里面都挂了里子,浅绿色的绣花鞋,非常高雅。当我的目光和她的目光对视的时候,两束目光同时微笑在一起。后来我们每天坐在一起喝茶。她是一位年迈的知识分子,高雅气质依稀可见。对于有内涵的女人,年龄越大我越发喜欢。后来我要离开香港的时候,老人还专门请我去她家作客。记得很清楚的是她家养了一只大黄猫,像只狐狸似的窜来窜去,我不喜欢猫,喜欢狗。老人就把它关在阳台里。

  回来以后,每逢年节我总是给她打电话。可是从去年开始她再也不能接我的电话了,她女儿告诉我:她故去了。

  有一年的诗歌笔会我去了江南茶乡,一排排茶树远看像一排排灌木丛。茶园下方有一湾碧水,清晰见底,许多画家在那里绘画。茶主过来请我们喝茶,当时把茶叶放进碗里的时候,我还在想:哪一棵是它的父母呢?点点滴滴都潜入了我的记忆。

  这大半生,我能静静地坐在那里与人无争与世无争,写出了几部优美的诗集和散文集,是茶使然。

  这些年我的胃病一天天好起来,每天无比快乐是茶使然……看来养生之道,莫尚乎茶。

  我是个话语不多的人,可是每当有了好茶以后,我就会请来三两好友,共同品赏,谈谈某些官员两袖清风,谈谈以往的美丽是否还能重现,谈谈世上的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谈着谈着水儿便旧了,心儿却越来越清晰。一杯清茶从远古流到今天。纯净的茶里,流着纯净的人情。

  送走了客人以后,洗刷了茶具,心情格外畅快。茶,从没影响我的睡眠。晚上大床上一卷,一觉睡到窗外大海波涛汹涌,海面红日喷薄。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