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这把新茶究竟是成都的竹叶青还是杭州的龙井

  当人们谈起生活的时候,有两个城市绕不开——杭州和成都。人们把世间最美好的两个词毫不吝啬地给了她们——天堂和天府。我来自杭州,“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西子湖的水荡漾着我对这个城市的爱恋。

  沉淀在历史里的丝缕牵连五代后蜀王孟昶,为讨皇妃花蕊夫人欢心,在城墙上遍杆芙蓉,使旧时成都“四十里为锦绣”。“蓉城”,就此得来。这让我想起了杭州,杨万里留下了这样的赞叹“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整个夏天它都因“水芙蓉”而娇艳。

  苏东坡,生于成都南80公里的眉山,但却把杭州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用筷间肥美将杭州和成都串联——川菜的东坡肘子,杭帮菜的东坡肉,都以他为名。

  流离中他洒脱而叹:“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不过如今,这把新茶究竟是成都的竹叶青还是杭州的龙井,谁也不得而知了吧。

  白素贞在青城山修炼千年,最终化身白娘子到杭州找到许仙报恩。他们相遇的地方是西湖。这两座城纠缠的情缘,亦是传奇。

  渗透到生活里的点滴滋味“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这里,美味甚至抢了美景的风头:人民公园的蹄花、青石桥的荞面、玉林的麻辣烫、石室中学的蛋烘糕、锦里的三大炮……

  成都人活得实在,因为你总能发现一家串串店门前同时停着奥迪和奥拓,车主同坐一张四脚不稳的老桌子,喊着:老板儿,再来一碟干海椒。

  西湖就在城里——“三面青山一面湖”,白天熙熙攘攘、秦腔吴语的湖滨,晚上属于牵手的恋人,“荡荡儿”的大伯大妈,失眠的你可以迎着荷香,静悄悄细数秋水山庄的浓情往事、新新饭店的昨日辉煌。

  这里,讲究的,楼外楼上听乾隆鱼头的来历,聊豹胎鱼丸的心酸,更多的人,新丰小吃、外婆家“敲瓦片儿”……片儿川的清爽,虾爆鳝的葱香。杭州的市井味,淅淅沥沥但从不乏醇厚甘香。

  悠闲换不来的日新月异说起这两座城,有一个词总是逃不掉——悠闲。都说,杭州的休闲是诗画江南筑起了文明异化的篱笆,而成都的休闲是生命本真状态的自由表达。对杭州人而言,休闲是积极进取之后的回顾;而对于成都人,休闲就是生命的归宿和常态,好像一切都不能离开休闲这个生命之本。

  还要解释多少遍“只要太阳出来了,成都人哪怕不赚钱也想拿张椅子去太阳下面喝杯茶打麻将。”这只是一句谣传。悠闲才不会为这两座城加冕一冠“新一线点的天府软件园和杭州未来科技城的阿里总部,总是还剩几方灯火通明的窗。

  相知多年杭州和成都,两座极具美感的城市,有幸生活其中,总是让人艳羡。正如一位在杭州置业的上海人,打动她的竟是:“这边的人的感觉跟成都有点像。”

  杭州人有自己的骄傲:嵌了千年的西湖和近在眼前的G20,还有一位融入日常的美好生活服务商——绿城。在致敬绿城二十年的视频里,绿城第一位业主刘志远笑着说:绿城的房子,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句最令人动容的褒奖,也是鞭策绿城继续前行的动力。

  我是绿城,来自杭州,却一直知道成都的好。怀一颗坚持了22年的“真诚、善意、精致、完美”初心,我终于来到这里;本着工匠情怀,我从不以一砖一瓦论成败,只愿把家做成每一个人最舒适的生活容器。今天,我姗姗来迟:或许我与成都的遥望亦是彼此美好结合的一隅。因为于我,成都和杭州拥有一样的滋养土壤、一样的包容情怀,一样懂生活、会生活、爱生活的城市内核。所以今天,我来了。道一声:“成都,相知多年,今日幸会!”

  专人回答用户问题随问随答搜狐焦点主编对热盘的评价求助:新悦都旁边铁路的声音大吗?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