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我觉得没有脸继续在那里待下去;另外一个原因

  凭声音,我以为袁巧雯是一个活泼可爱、无忧无虑的女孩子。即使见了面,她给我的印象也是如此。她说话很有礼貌,分寸把握得十分得体。她说尽管经历了几次感情,但她还是不懂什么叫做爱。还有,她曾委屈地把自己交给了一个她不爱的男人。至今,她都无法原谅自己当初的过失。

  我觉得人有两面性:白天我需要戴着面具和身边的人相处。晚上回家了,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会不自觉地想起很多往事,我会莫名其妙地伤感。猛然间,眼泪就流了一脸,可我不会擦拭,任由自己的愁绪得到彻底地释放。

  上面这番话,是袁巧雯笑着说出来的。她笑得那么灿烂,那么无邪,仿佛她又回到了天真烂漫的孩提时代。

  去年,我的亲戚不断地向我介绍男朋友,我都去和对方见了面。我觉得那样的游戏蛮好玩:与一个陌生的男孩子突然要单独待几个小时,说一些和和气气的话,然后再分开。次日他就托介绍人打听我的态度,搞得神神秘秘的。我的答案只有一个:以后再谈吧。这样的事情多了,我也觉得自己的态度有点问题了。并不是我对生活没有热情,或者是不关心自己的个人大事,主要是过去的经历使我变得对什么都无所谓了。

  1998年,我中专毕业后到一家建材公司上班。一天,我在公司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一个男人。他问了我很多有关幕墙的专业知识,而我工作的公司恰恰就是专业从事幕墙销售的,我礼貌地说:“在电话里可能说不清楚,你还是改天到我办公室来吧。”

  一周后,这个男人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他说他叫南春生,是一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他还告诉我,他手上有一个大工程。我理解他的意思,他是暗示我,如果我和他接近一点,他就有可能把那笔业务交给我。当时我年纪小,不知道这里面有可能夹杂着别的东西,就说:“我晚上请你喝茶,我们当面好好沟通一下。”

  结果晚上他什么正经事都没谈,却跟我讲起了他的苦恼。他说他太太在湖南老家株洲,怀孕待产。他说一个人在武汉打拼很累,很辛苦,也很空虚。虽然我的社会经验不足,但我已看出他是想打我的主意。后来他说:“这个咖啡厅太吵了,这样吧,我们到我家去谈,我家的氛围很好。”我说不行。接着他开车带我去了汉口的香格里拉大饭店,他说那里的环境好,适合谈生意。

  我记得他把我带到13楼的一个房间。一进去,他的真实意图就完全暴露,他说:“我们何不快乐一下呢?”我不答应,他就引诱我:“我会把这笔生意交给你做,你就可以从中大赚一笔。”他越是那样说我越是害怕,我当时毕竟只有18岁,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最终,他还是没有得逞,我逃过了一劫。

  应该说这次经历使我对男人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此后,我做事小心翼翼,与男人们相处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如何保护自己,如何使自己不受到伤害。我一直这样做得很好。

  1999年11月,我离开工作了一年多的那家建材公司。主要是我的业绩不好,我觉得没有脸继续在那里待下去;另外一个原因是南春生还在不断地骚扰我,我不希望和他再有任何联系。

  2000年的5月,我进入现在的这家公司。我是学财务的,到这家公司后却做起计算机网络维护,这给我的压力很大。我非常珍惜这份工作,不愿意轻易地失去它。那时公司有一个男孩子黄俊也做网络维护,他学的专业是计算机,我就以一个门外汉的身份向他请教。他很高傲,将我说得一钱不值。他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每个问题至少要跟你讲30多遍,你才记得住,你怎么笨到这种程度!”

  我不便回应他,就一个人躲着哭。我觉得黄俊一点都不尊重我,可我实在是拿他没办法。我家的条件不是很好,我一直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人的居住环境,特别是有了现在这份待遇不错的工作后,我就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把握,千万不要将它拱手让给别人。”

  我已经有了近两年的工作经验,知道在社会上生存需要察言观色,需要附和别人。对黄俊我就是这样的。但有时候很多东西是很微妙的,比如男女之间的感觉。黄俊虽然说话很难听,可他的确给了我不少帮助,他几乎将他懂的计算机方面的知识都教给了我。而我是一个最怕欠别人什么的人,总想找个机会回报他。比如说请他吃饭,请他出去玩,他说他不喜欢这些没有创意的表示。

  直到8月的一天,我才明白了黄俊的真实意图。那天晚上,我和他忙完了网络的升级,两个人就坐在办公室里说话。其余的人都走了。我当时很兴奋,很有成就感,所有工作能够顺利地完成,我付出了不少心血……我就对他说了不少话,他只是怪怪地看着我,那样子蛮可怕,好像是对我充满了期待。几分钟后,他就过来抱我。他贴我很近,我的脖子明显地感受到了他粗重的喘气。

  我小声地说:“你要做什么?这样很不好。”他吐出两个字:“亲你。”我说:“我害怕。”以我的性格,应该一把将他推翻的,可当时我脑子里想的东西太多了,我知道他对我今后的发展是有帮助的。所以,当他接着说“没事的,我会很温柔的,你会快乐的”时,我却没有拒绝。就那样,我在办公室里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他。

  晚上回家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想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我无名地感到恐怖,我难以相信:平常做事谨小慎微的我怎么会有那样的举动?后来我想,我还是对黄俊有好感的,不然我不会轻易地那样付出。我最害怕的是,我和他之间仅仅是一场交易!

  我是一个传统的女孩子,我是这样看待在办公室发生的那件事情:对黄俊,我是很喜欢的。我觉得我将自己交给他,有很大的自愿成分。这不能完全怪他。但一想起那个晚上的场面,我对他还是不放心的。黄俊的举动显得很从容,那么,很自然地,我判断得出他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这个我是很忌讳的,我担心他对我不是真心的。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我的判断。10月份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黄俊。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劝我马上到医院去做手术。我没有同意,而是告诉他,我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其实我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考验他,那时才20岁的我怎么可能那么冲动地当一个未婚妈妈呢?

  黄俊不知道我的这些想法,他的态度很坚决,也很粗暴。那些天他像疯了似的,上蹿下跳,后来就威逼我,说:“如果你不去医院,我就把这些事在全公司里抖出去,让你名声扫地,看你以后怎么做人!?”到了这种地步,我心里就有数了。我知道他是玩弄了我,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爱我,他那样对我,只不过是需要一种发泄。

  想起这些,我觉得自己很悲哀。尽管我答应他的要求有自己的私心,但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我真的很伤心。我拒绝南春生时,我是那么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而这次,我却输得那么惨!南春生当时也是想与我做交易,他想得到我的人,可我压根儿没动心;而黄俊只给了我一些工作上的帮助,我却将自己无私地给予了他。我始终弄不明白的是,我18岁时相反意志还要坚定一些,到了20岁却变得随波逐流,将自己所有的原则都抛弃了!

  这件事过去了2年多了,我一直活在自责的阴影里。我真的无法原谅自己。(文中人物为化名)

  袁巧雯初见我时很不自然,整个倾诉过程中我沉静地面对,慢慢地,她也知道了我是一个宽松的旁听者。后来我和她聊了很久,甚至一起去吃了晚饭。如果我们因此成为朋友,我想是

  袁巧雯是个时尚且能干的女孩子。她的经历,在我听来是很正常的,努力地工作,为生存而适应环境,正常的感情经历,把握得当,也没有太大的波折。作为同龄人来说,我并没有发现她做出太不对的事情。

  我曾问她:现在觉得最困惑的是什么呢?她回答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感情与工作,走到这一步,似是没有了前进的方向。

  我想,也许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在某个时候,突然对自己的方向感到茫然了。可能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困惑,工作不尽人意,虽然在努力,可还是在为生活苦苦挣扎;渴望成功,成功却太远太远,似乎永远无法去把握。身边的恋人,不是自己的最爱,甚至连在一起的理由,也是那么牵强,注定了和他(她)分开,只是时间的问题。我明白,在身边的朋友中,有类似问题的人很多。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刘先生

手 机:13625482365

电 话:0551-65379921

邮 箱:21365487@qq.com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祥源广场A座17层